录央

保持对宇宙的好奇

【忘羡丨十幸之一】正逢韶华

七夕和大家一起搞事很开心,诸君辛苦!

去年八月末在微博完结了《从前有个小蓝湛》和《从前有个小魏婴》,所以七夕选了两对平行时空+原著背景的梦境穿插。让他们再次相遇,圆满了一点私心。
比较晚开始用lof,这两篇文都是微博完结后一次性搬运完毕。小天使们每一次在文下的评论虽然没能逐条回复,但很感谢你们愿意为我平庸的文字停留。
词不达意。最好的忘羡,值得一直爱下去。

十幸:

一幸正逢韶华 
 
瞥眼韶华因梦远,一心缘影为谁来? 
——《观我》

逍遥-魏无羡X小蓝湛线 
曾谙-蓝忘机X小魏婴线 
韶华-现实线 ...

2017-08-28

【忘羡】江湖老(十四)

接下来所有的NPC都将深藏功与名

>>
周遭渐入一片昏黑,蓝忘机一手执剑,一手举着火折子,扫过周围石壁见与外殿无异,便缓步走在前面,身后是魏无羡沉稳的脚步,每一步都落地无声,衣料相擦的声音却能让蓝忘机随时判断他在什么方位。

“蓝湛,不如我来开路?”

魏无羡侧身一闪,掠到了蓝忘机身旁。

蓝忘机手中的火折子随着他的动作被风吹得一晃,火光昏黄,却把少年的侧脸映照得无比清晰。魏无羡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中打量蓝湛,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小少年虽眸色清冷,性子也过于一本正经不容亲近,可面庞棱角却不大冷峻,在黑暗中的暖光映照下,更显出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温和。

若蓝湛有个容貌一模一样却性情更近人些的兄弟,怕放眼江湖...

2017-08-14

【忘羡】江湖老(十三)

•本章隐藏实力叽开始解锁

天色暗得蹊跷,烈日缀在炎阳烈焰殿的一角,檐角八只上古神兽的石雕静静爬伏着,最末的一只衔住了太阳,却没能留住转瞬即逝的辉煌,日渐西沉,昏鸦乱飞。

可不夜天城的客人们都不甚在意,今夜注定无眠,将剧幕拉长更合了大家的心意。

魏无羡从高楼一跃而下,落在一处街道的乌瓦之上,背后是天边受惊四散的鸦群,一袭黑衣,映着残阳如血。还未等再度腾空,蓝忘机已经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他身边的檐角。

二人脚下是不夜天城内最大酒楼,魏无羡内力深厚,五感极敏,楼内杂声响动皆不绝于耳,正要掠身而去,忽然听见窗边几桌人交谈中提到了温若寒的名字。

“你们听说了吗?温盟主修得那处陵墓好像还是个地宫?”

“可不是吗!昨儿还有...

2017-08-14

【忘羡】江湖老(十一)



魏无羡不知如何一个动作,二人之间扫过一阵凉风,蓝忘机一双手被眼前之人反手绞握在自己的身后,反变成一个微妙又禁锢的姿态,少年却没有挣开。
魏无羡挑眉一笑,双唇开合,刻意如稚子学语一般缓缓道:“蓝,湛。”
“蓝湛。”
他唇间二字落地,察觉到蓝忘机被他绞在身后的手似是微微一颤,幅度极小,怕是已经极力克制了心底的不快。
都到了这一步,还能忍着不出手,蓝家这些年来的家教着实让魏无羡刮目相看了。
记得他年少时,曾经与三五好友一起在姑苏蓝家的府邸云深不知处修习武艺,可惜,数月光阴并未习得几门厉害的功夫,倒是把蓝家刻满一面山壁的家训门规给坏了个透,偷鸡爬墙,喧哗打闹,无所不至。
姑苏蓝家的人见了魏无羡要皱眉,魏无羡见了他...

2017-08-10

【忘羡】江湖老(十)



正当魏无羡颇有几分危险的目光扫到蓝忘机的眼睛,他也坦然回望,二人目光相接,一人眸色深沉如酝酿狂风骇浪,一人眼底清澈如洗,似一面剔透澄澈的湖水。

“招幡上的那个茶字,与夷陵山脚的茶寮一模一样。”蓝忘机一字一句,平静道。

话音刚落,随之落下的还有魏无羡的身影,他从树旁瞬息逼近蓝忘机,流露一丝玩味的神色,可是陈情还稳稳悬在他的腰间。

“蓝小公子还真是观察入微,不过远远一瞥,竟然能看清我夷陵山脚的茶寮上——写了个什么模样的字?”

好,很好,如今不仅是这处据点,连夷陵山脚的屏障也在算计之中。这姑苏蓝氏,四大世家,果然还是挑了个让他头疼的角色。

这样一个小小的少年,竟也有本事让夷陵老祖觉得头疼,正如二人在甬道中,魏...

2017-08-06

【忘羡】江湖老(九)

•二更

月光轻洒院落,酒馆的后院树影深深,遮住了半面院墙,投下的暗影间散落着零星光点,倒显得有些可怜可爱。

魏无羡倚着院中最大的一棵树,审视的目光逡巡于面前这个少年。显然,眼前的少年并不适应这样赤裸又明晃晃写着“不怀好意”的目光,他定是紧张的,却又极力不让魏无羡看出自己究竟为什么而紧张。

到底是年轻啊……

魏无羡心下好笑,自己这是在审人,还是在关怀小辈?

自然是为了要面对亦正亦邪阴晴不定的夷陵老祖而紧张,放眼当今武林,无惧魏无羡的人着实很少。

难不成还能是情窦初开的羞涩紧张?

“说说吧,一日下来,你知道了些什么?”

魏无羡指间陈情飞转,鲜红的笛穗在月光下起伏,如一束血色纷飞。陈情出,埋尸骨,世人对陈情的传说便...

2017-08-03

【忘羡】江湖老(八)

•补昨天的更新 今天双更

>>
蓝忘机立于原地,纹丝不动,将甬道外明朗的月色遮去了大半。

他出现在这里,是情理之中,更是意料之外,因为魏无羡从头至尾没有问过他:为什么要跟着自己下山,一路到了夔州,还要执意待在夷陵老祖的身边。而姑苏蓝氏也没有人来寻这位小公子,只需略微思索,便会发现处处是不同寻常,处处透露着诡谲阴谋。

可魏无羡周身的邪气杀意,偏偏在看清蓝忘机面容的那一刻,莫名退散开去,渐渐融入少年周围拂来的清风。

这阵风来得干净,徐徐而至,不染邪念妄端。

魏无羡心底幽幽浮出一个森冷声音:

这个少年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身边,又成了偷听墙角的可疑之人,他此番出山还有许多事要做,还有很多未了的前仇旧恨,如...

2017-08-03

【忘羡】江湖老(七)

•揭露阴谋算计,老祖先动杀机

“他要,那我便陪。”

魏无羡话音落地,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蓝忘机的背影,并无异样。魏无羡不由挑了挑眉,心想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蓝小公子,那边是大门,楼梯在你身后。”

绵绵敲着算盘,憋笑道。

蓝忘机微微一僵,停下步子,回头颔首致谢,面不改色地回头向楼上走去。

魏无羡瞅着蓝忘机一步步稳稳地踩着台阶上了楼,这才勾起嘴角,无声中笑弯了眉眼。

“怎么?和小朋友玩儿上瘾了?”听见二楼右边房门吱呀轻响,随后,酒柜旁不知何时走出一个曼妙女子,一袭红衫如火,被不露声色笼在黑色披风下。

魏无羡抬头看了眼二楼的方向,确认没有动静,只一瞬便身形微动,已经站在了酒柜后的一个视线死角,红衣女子冲绵绵点了点头...

2017-08-01

【忘羡】江湖老(六)

•夷陵撩祖名不虚传,忘机小友陈醋喝干

二人回到酒馆时已迫近黄昏,蓝忘机扫视堂内,发现此时与白日竟大不相同,这间酒馆门前的旌旗也被换做了一面茶寮的招幡,上书一个端正的“茶”字,哪里还有半分白日里的酒馆世俗气。

蓝忘机目光在那招幡上停留片刻,转头便见魏无羡前倾上身,半趴在账台前,正与那酒馆的小老板娘聊得火热。

那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面目清秀伶俐,行事也干脆利落,今日薛洋在酒馆内大闹了一场,他们二人出门采买东西不过个把时辰,回来后就管内诸事诸物皆井井有条,众人各司其职。

女子手中将一柄算盘拨得生风,笼着眉心时不时瞥一眼魏无羡,口中念念有词。蓝忘机习武问道造诣颇深,顺风闻声的功法习得极好,因家中自幼便教导...

2017-07-31

【忘羡】江湖老(五)

•迟到的更新,感谢追文的小天使,会写到完结
•时隔太久,重申一下设定。武侠背景,忘羡年下*年龄差*
•开篇汪叽十五六岁初出茅庐,老祖羡已成江湖传说,两人N年前有一段渊源,后文会交代。

真•忘年恋



接上文:

“忘机小友,怎么一脸薛洋欠了你钱的样子?”

魏无羡偏头看蓝忘机明显不善的脸色,再接再励关切道,“他别是真欠了蓝家什么债款吧?你今日还要追债不成?”

“怎么?我放他走,你就生气了?”

蓝忘机被他问得面色如霜,半晌也没有开口搭理关怀小辈成瘾的夷陵老祖。魏无羡见他是真动了气,便也见好就收,起身就要去撩开白纱。

手指才碰帘帐,身后却响起了蓝忘机沉闷的声音:

“他想杀你。”

魏无羡原本负手而立,此刻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2017-07-30
1 / 10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