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江湖老 (一)


忘羡 / 私设有 / ooc有 /  伪武侠伪剧情流 / 来谈一场刀光剑影的恋爱 

初出茅庐叽 X 江湖传说(?)羡








【引】
天地知晓不言说,狭路相逢真绝色,一方风流,传奇两斗,三四新枝隐苍狗。
吴川烟雨,陸里飞沙,卜算陈年往事七八,原是九道连环,拾故人,万千风波。

江湖与你,不老。









(一)
夷陵山脚,怪石嶙峋,迷雾缭绕,常年不见来人。

谁料此间竟开着一间小小茶寮,老板姓温,是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和气得很。

这日来了一队人马,阵仗甚大,熙熙攘攘几十骑。打头的红衣青年昂首探路,眼见已经到了山脚,回头望了眼一路奔波劳顿数日的手下,叫众人停住,先去茶寮歇脚。

正是酷夏,众人叫嚷着让老板端壶解暑茶来,小老板从柜台后提了一把长嘴铜壶,迎到那红衣青年跟前,不紧不慢地往杯里满上茶。

青年一面以袖扇风取凉,一面念念叨叨:“你这小老板,怎么把自己捂得这般严实,又不是黄花大闺女!”

话音刚落,众人哄堂大笑,那老板也不反驳,只是低头笑了笑。

“哎,我说老板,这山上真是夷陵老祖魏无羡的洞府?”

小老板一听这个名字,应声抬头,仔细看了一眼问话的青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温声道:“敢问各位客官,来此地贵干?”

洞府?难道魏无羡此人是哪路妖怪吗?

红衣青年掸了掸袖口并不存在的灰尘,清清嗓子,端起腔调:“我们,自然是来讨个老祖他老人家的好。”

小老板一脸愿闻其详,“哦?”

“你这山野茶舍的小老板自然是不知道江湖里的大事,与你说说也无妨,你瞧,那儿——”

那青年抬手一指车队,队伍中间竟有一架囚车,车内正端坐一人。

这一看,想不注目都不行,只因囚车中坐着的白衣少年着实姿态不同常人,委身牢笼,却一派泰然自若,坐如玉山,闭目养神,面色似临渊听琴,置身松涛竹海。

小老板不由地出声问道:“那人怎么生得像神仙下凡似的?”

“说你孤陋寡闻,你还真不客气。那人可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姑苏蓝氏家的二公子,含光君的大名,在江湖中连三岁孩童都知道。”

小老板锲而不舍地不客气:“既然他如此厉害,又怎么会被关在囚车里?”

那红衣青年面露得意:“呵呵,他蓝二再厉害,还不是双拳难敌四手,与我温家作对,也是他命该如此。如今赶巧了,夷陵老祖在江湖上放出一道玄武令,若是能把姑苏蓝二交到夷陵,自然能得到老祖的赏识,到时——秘籍宝典,无上神兵,哈哈哈哈哈自然不在话下。”

相传,多年前曾出过一次夷陵山的魏无羡,以一己之力扭转魔教对中原武林的攻势,决战成名,扬威天下,却也因为他所用的武功招式实在为所未闻,见所未见,江湖中从此传说,魏无羡多年前叛出云梦江氏后在夷陵山中寻获了前人所留的邪门秘术,几经钻研,已经修至大成之境。

夷陵老祖这么个听起来白发白须的名号,也由此安在了一个年方二十有余的青年身上,着实是传言可畏。

小老板将桌上的茶盏一一斟满,笑道:“各位客官请先用茶,那车上的人想必也渴得很,我也给他送一杯去。”

那领头的红衣青年摆摆手,想那姑苏蓝氏的小公子总不能被渴死在路上,也就随他去了。






那老板端着一盏茶,走到了囚车旁,歪头瞅了眼车内安静打坐的少年,见那少年明明知道有人走近却不予理会,只好尴尬地干咳两声。

蓝忘机施施然收回神思,缓缓睁开了眼睛,瞥见那小老板正端着茶,客气地站在一边。

小老板笑了笑,将手伸过了囚车木栏的间隙,道:“小公子,给。”

蓝忘机不动声色,只是静静看他,片刻后抬起右手,正当指尖要碰到茶盏的边缘,却听那小老板飞快地轻声道:“别喝。”

车中人猛一抬头,隔着木栏的两人目光撞在一处,小老板竟是狡黠一笑,透露出一丝不同于之前憨厚面目的聪明相来。

于此同时,茶寮里忽然传来砰砰数响,竟有不少坐在桌边的剑客以头点桌,陡然昏睡过去。站在一旁几个镖师模样的人似乎没有来得及喝茶,见状大惊不已,飞快拔剑出鞘,目光凶悍地逼向囚车方向。

小老板感到身后囚车里的人气势一凛,若是此刻有剑傍身,怕是要执剑闪身挡在他面前了。

“公子稍安,在此处等我片刻。”

话音刚落,之间方才低眉敛目的小老板忽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飞身向几个镖师掠去,束在其头顶和脖间的白巾尽数散开,露出额头两侧和脖颈周围可怖的血色纹路和大片灰黑斑纹。如此一来,温和可欺的茶寮小老板,竟在瞬息之间迸发出一股威慑人心的杀意。

蓝忘机自认从小对武功招式过目难忘,且目力极佳,竟是很难看清他究竟是如何出手的。

只见刀光剑影之间,招数不过交锋三四轮,众多执剑之人便已经四散着倒在了那小老板的脚边,唯一勉强以剑支撑的剑客死死盯着那解开真容的小老板,难以置信道:“你......温......”

可惜,嘴边哽住的名字仍是被封死在了喉间,没人给他这个机会。

小老板立在原地,环顾倒得七零八落的江湖中人,渐渐一脸愁容,眉宇间露出好脾气的无可奈何之意,似乎不知该拿这群躺尸之人如何是好。

估摸这群人一时半会很难从地上爬起来,小老板拍了拍双手,掸干净身上的灰尘,再次回到了车边,向囚车内的蓝忘机恭敬一礼。

“蓝公子,我家公子从未散布过什么江湖玄武令,他若是想见谁,一定会自己去。”

在他话出口的那一瞬,蓝忘机始终未变的淡漠神色,终于出现了裂痕。

温宁将一柄从红衣青年身旁解下的剑放到了囚车边,此剑的剑柄与剑鞘皆是古朴无华,却自有一脉浑然天成的缥缈意气,正如此剑的主人,不言不语,风华尽敛。

“避尘剑物归原主,蓝公子请尽早下山吧。”

说罢,温宁扬手,竟以铁石般的血肉之躯徒手劈开了囚车上的巨锁,锁链猛地震动几下,叮铃哐啷地砸在了车板上。

正当他要转身走人,头疼如何收拾那一地“狼藉”,身后一直不出声的蓝忘机竟然开口说了一句话。

温宁脚步一滞,僵硬地转过身,盯着蓝忘机的眼神变得有几分微妙,似乎真的不认识眼前这位江湖名士含光君。

他犹豫再三,面色风云变幻,很想让这位蓝家二公子再重复一遍方才说的那句话。

可他确实将那短短几个字听得一清二楚了。

蓝忘机语气肯定,掷地有声:“我要见魏婴。”










TBC.

PS:地上躺着的炮灰是温晁一路人

【引】中的首句出自《莫待江湖老》



评论 ( 25 )
热度 ( 591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