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江湖老(二)

老祖出场,一定要帅。



>>
温宁面露难色,犹豫道:“蓝公子,你与我家公子有什么过节吗?”

不怪温宁有此一问,多年来他照看茶寮,明面上是小本生意,实际上却是夷陵山的“守山大将”,拦截在山脚下的人少说八百多则近千。来此贵干的人无非两类:第一,如那红衣青年之流,觊觎夷陵老祖的不世绝学和山中莫须有的神兵宝物;第二,便是寻仇。

温宁识人有数,看得出来蓝忘机不是第一种人。

至于江湖中人和魏无羡能结下什么仇怨,夷陵老祖本人都稀里糊涂,一笔烂账。

两人言语间,蓝忘机已经脱离囚车,拿起随身的配剑,一身清标立于温宁面前,态度不卑不亢:“我与他并无过节。”

无事不登三宝殿,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如何放人进山?

温宁胸中已有一套“爱莫能助”的说辞,正打算打发眼前这位固执的小公子,忽觉周遭林叶大动,风声乍起,显然是有贵客驾临。

阵仗既然已经摆下,不迎客倒是显得夷陵山礼数不周,温宁眸色一凛,微微侧身,将蓝忘机严严实实挡在了自己身后,两人同时面向熟悉的茶寮,只见茶寮的旌旗后有一人缓缓踱步而出。

方才,那里分明空无一人。

来人头戴一顶竹编箬笠,以黑纱覆之,看不清面貌,一袭黑袍缀着鲜红腰束,身形俊挺,姿态若信步闲庭。温宁方才出手已经是气势逼人,此人一派泰然自若,所过之处如足踏清池,在黄土之上漾起尘沙,可见内功之深厚,收放之自如。


蓝忘机目光微沉,按在避尘上的手指收紧几分。他感觉到挡在身前的温宁呼吸一滞,似乎有一瞬的错愕。

情急之下,顾不得旁的,必定要放手一搏。

谁知那人的步子竟堪堪停在了距离二人十步之遥的地方,再没有上前,黑纱下飘出一记轻飘飘的笑声,音调惬意非常。


那笑声混在一个年轻的声音里,尾调轻扬,只听那人疑惑道:“温宁?”

温宁周身气场皆敛,瞬息之间又成了那个好脾气的茶寮老板,冲来人熟稔又无奈地笑了笑:“公子,您这身装束是要去哪?”

那人收了笑意,故作正经道:“自然是要去做大事。”

“可是,您知道出夷陵山的路吗?”温宁疑惑道。

夷陵老祖隐匿江湖,久居夷陵山中的传言并不假,而且世人有所不知——这位夷陵老祖的记性是真的奇差无比。

黑衣男子微哂,手中转起了一管长笛,笛尾系着的鲜红穗子被挥舞得凛然生风:“你如今倒学会挤兑我了?以后少跟温情学,话说回来,若不是她拦着不让下山……”

温宁似乎被提醒了,皱着眉头道:“公子,你下山的事,姐姐她知道吗?”

话音未落,一阵疾风随之袭来,来者的身形如瞬息飘移,诡谲无比,蓝忘机甚至没有来得及眨眼,便眼睁睁看着温宁颓然倒下,架在了黑衣男子的臂弯上。

那人兜起温宁,口中笑道:“自然是不知道的。可惜,你来不及通风报信了。”

蓝忘机微微松懈的手臂再次绷紧,眼见对方竟能在一息之间放倒温宁这样的高手,若是真动起手来,自己胜算全无。

男子似乎这时才重新注意到一直立在一边的白衣少年,见他一副随时要出剑的防备模样,不由讶异道:“你不是想见我吗?怎么?就是为了和我打一架?”

“......”

蓝忘机将眼前不知真实面目的黑衣男子与传闻中的夷陵老祖之间两相比对,在对方将温宁安置在茶寮桌边又结实地捆完了一波不速之客后,终于从内心震颤中回过神。

魏无羡料理完山脚下的众人,终于有了一副要甩手走人的模样,见那少年木头似地立在原地,不由地生出几分逗弄的心思。

如此想着,便略提内力,脚尖点地,飘然落在了蓝忘机身前。

“你是小哑巴吗?”

少年登时面色一凛,白皙的耳廓却不由地飞上一抹淡粉颜色,似瞪非瞪地看了魏无羡一眼:“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魏无羡哂道,“方才在温宁面前还能蹦出几个字,见了我反倒装聋作哑。说吧,你心甘情愿被绑上山来,究竟想做什么?”

此话一出,蓝忘机霎时噤声,不知他是如何看出自己是心甘情愿,更无法判断这位夷陵老祖对背后的一切所知多少,是否已经对各家族这次的计划了若指掌。

万千头绪,夹杂着临行时所受嘱托,一齐在蓝忘机脑海中闪过。

谁知还没等他回答,魏无羡已经后退一步,似满不在乎地负手而立,扬声道:“既是为我而来,而今本老祖要下山了,你可要跟来吗?”

蓝忘机毫无犹豫地点头,见魏无羡转身就走,忙肃声道:“此行为何?”

夷陵老祖时隔多年出夷陵山,总不至于是下山散心。

魏无羡手中陈情飞转,似是他习惯性的动作。闻声回头时,黑纱随风扬起,隐隐露出斗笠下一副绝好的飞扬眉目,叫眼前的小少年为之一愣。可他这一记眼神橫来,蓝忘机的脑海中骤然闪过武林之中盛传已久的一句话。

陈情出,埋尸骨。

“为何?”

魏无羡沉下了声调,笑吟吟道:“自然是去——取人性命。”





TBC.




老祖:超级凶,怕不怕
汪叽:……


评论 ( 39 )
热度 ( 579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