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央

保持对宇宙的好奇

【忘羡】江湖老(三)


号外号外,头版头条——
【夷陵老祖重出江湖,携一神秘少年,两人现身夔州地界】





>>

相传,夷陵老祖魏无羡自数年前在中原武林大杀四方逼退魔教后,长年隐居在夷陵深山之中,从未出过夷陵地界一步,也并未在江湖中现身。

然而他一路负手山行,步履如踏水行舟,不急不缓,转眼间便引着身后的蓝忘机绕出了山瘴缭绕的深林渊谷,两人的头顶由密林成蔽转为晴空万里,甚至可以望见远处散落的城镇村落,更有炊烟袅袅。

温宁所说的,“不知出山之路”的说法,似乎完全不成立。

魏无羡似乎想到了什么,略一侧身,见蓝忘机单手执剑,安静立在距离自己五步之距的地方。

这个距离十分有趣,近一些是依赖,远一分是抗拒。面对一个活在“传说”中且出手便深不可测的江湖前辈,这位世家小公子的反应可谓是,十分不卑不亢。

“你可知道我们脚下的那处繁华地界是什么地方?”

蓝忘机略一思索,回道:“夔州。”

魏无羡极其配合地附上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我多年不曾出山,对山外人事不甚了解,多亏了你识路。”

蓝忘机沉默不言,心道,方才引路之人一直是你。






直到两人现身在夔州城街头,魏无羡轻车熟路地从偏门绕进了一家店面考究的酒馆,蓝忘机终于不由地蹙眉。

“天下间最能说瞎话的江湖前辈”之名,夷陵老祖认第二,无人敢居第一。

酒馆老板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却似乎与魏无羡相熟已久,两人只打了一个照面,老板便习以为常地用手指了指大堂角落的一个位置,魏无羡头也不回地朝那位置走去,竟然还反手接住了身后柜台飞来的一个酒坛子。

走出两步发现哪里不对,回头看见蓝忘机还站在酒馆的偏门外,眉峰微蹙,似是有些不悦,却也没有转身离开。

魏无羡哂道:“怎么?你没来过酒馆?”

蓝忘机闻言,神色更冷下几分,只是他素来面色如霜,并无多大差别。

半晌,少年闷声道:“家训,禁饮酒。”

魏无羡略有些浮夸地倒吸了口凉气,幽幽道:“如此不近人情的家训,的确只有你们姑苏蓝氏能想得出来。想来我隐居之前去过一趟姑苏,那时你们家的家训已经有近千条之多,如今总该日新月异,至少删繁求简了吧?”

蓝忘机听他随意指摘蓝氏家规,却没有什么不快,只是淡然道:“现已有三千之数。”

那头索性不说话了。魏无羡心中大呼三声令人发指,似叹似笑,冲蓝忘机道:“话虽如此,可我怎么觉得,你心里其实很想进来?”

随后丢下一句,“别愣着了,错过好戏开场,可就不好了。”

落座后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身边的果然有竹椅被拉开的细微动静,魏无羡对着桌上的酒坛子暗暗一笑。

这处座位很是僻静,用透白纱幔单辟出了一方天地,与喧闹的大堂融为一体却也格格不入。魏无羡随手摘下斗笠放在桌边,不小心瞥见了身边小少年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晃。

可喜可贺,夷陵老祖风采不减当年。

魏无羡老神在在道:“忘机小友,你见了我的真容觉得害怕?”

蓝忘机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昵称呼震慑了一记,眉头非但没能松开,反倒更纠结了些:“不曾。”

魏无羡单手支额,一手勾着酒杯,将蓝忘机此时此刻的神情端详了个遍,“既然不怕,你抖什么?难不成是觉得冷?”

见少年面色紧绷,耳垂却泛起浅浅的粉色,魏无羡心中抚掌大笑,只叹这个小少年实在有趣得很。

“既然冷,那就喝杯热茶暖一暖。”

说着便把蓝忘机面前的空酒杯挪到一旁,从桌上预先备好的茶壶里倒出一杯热茶,还没忘以手指隔着杯身略微试了试温度,再体贴地推到了蓝忘机面前。

没等魏无羡再一次发扬“关怀小辈”的光荣精神,大堂里忽然响起一阵桌椅挪移的刺耳声响,似是有人在酒馆内吵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阵叮呤咣啷的碗碟相撞声。

不知是谁先停下了动作,魏无羡不紧不慢为蓝忘机倾壶续茶的声音在霎时清晰可闻。

一个少年的声音就在突然安静的酒馆内响起,尚有几分稚气,却莫名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你不知道我是谁?”








TBC.

夔州副本,你猜是谁?

评论 ( 15 )
热度 ( 304 )
  1. 蓝羽逸录央 转载了此文字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