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央

保持对宇宙的好奇

【忘羡】江湖老(四)


冲冠一怒为老祖





>>

似乎有客人先认出了少年的身份,正想说出那两个字,震慑于少年瞥过来的眼神,惊呼到了嘴边变得磕磕巴巴。

与少年起冲突的是个一身华贵的傲气青年人,想是家族在江湖中也有些地位,游历各地到了夔州地界,以为是撞上了当地的地痞流氓。

青年见那少年语气狂妄,一身邪气乖张,口头上自然也不甘示弱。

“呵,什么江湖鼠辈,也不去道上打听打听你程爷家的名......”

话未说话,却被生生卡在了嘴边。

疾风扫过青年鬓边碎发,几缕发丝断落在肩头,大堂内没有一人看清那少年是如何出手的,待到众人反应过来时,那少年已经一脚踏在反倒的木凳上,另一脚踩在青年的脚踝处,不动声色地轻轻碾下,便让方才还口无遮拦的男子霎时疼得闭上了嘴。

而青年双眼前半寸处横着一根竹筷,只差那么一点儿,便能叫人失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那黑衣少年的手分毫未动,嘴角却微微挑起,露出一对稚气的小虎牙,若是忽略此刻酒馆内的情形,这便是一张极其讨人喜欢的少年面孔。

正当酒馆内众人大气难出,万物皆静,大堂不起眼的角落响起一声清脆的酒杯相撞声,黑衣少年闻声回头,夹住竹筷的手指恶劣地微微一抖,他脚下的青年险些被吓得涕泪横流。

帘后传来一个悠哉悠哉的声音:“薛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被直呼其名的少年眼底闪过一丝狠劲,冲着白纱后的人影挑了挑眉毛:“怎么?难道是我忘杀了几个人?可每天该死的人那么多,这也......”

“怪不得我”四个字几乎是从唇齿间闪过,伴随着一道利器破空之声,然而,一记更清脆的金石相撞声紧随其后。

蓝忘机的剑鞘横在魏无羡身前,挡下暗器的姿态无比果决,避尘古朴无华的剑身竟散着幽幽蓝晕,桌角边是一枚泛着冷光的银镖。

他没有理会一旁魏无羡玩味地笑意,不动声色放下了手中的剑。

魏无羡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冲帘外道:“哦,你经常这样话说一半就出手杀人吗?”

薛洋笑得理所当然:“那是自然,我是流氓啊,你难道是第一天知道?”

说着还应景地抬脚踹飞了几个没碎利索的碗碟,听得周遭的人一阵胆战心惊。

正当众人为那青年捏把汗,心道这人出门没看黄历,碰上薛洋,也只能自认倒霉了。谁知薛洋竟然足下一松,将那锦衣青年一脚踢出几米外。

那青年正要叫嚷,还没来得及起身,一根竹筷已经擦着他的脸颊钉入了身边的砖石地,血迹如星,溅落两三点。

薛洋拍了拍手中并不存在的灰尘,凉幽幽地看了帷幕后的人一眼,转身便离开了酒馆。此人在夔州城内一贯来去随意,自然无人敢问他收什么酒菜钱,伙计手忙脚乱地收拾桌椅,扶起那青年时才发现他的踝骨已然尽碎,哪怕送去医馆也是回天乏术。

“忘机小友,怎么一脸薛洋欠了你钱的样子?”

魏无羡偏头看蓝忘机明显不善的脸色,再接再励关切道,“他别是真欠了蓝家什么债款吧?你今日还要追债不成?”

“放他走,你就生气了?”

蓝忘机被他问得面色如霜,半晌也没有开口搭理关怀小辈成瘾的夷陵老祖。魏无羡见他是真动了气,便也见好就收,起身就要去撩开白纱。

手指才碰帘帐,身后却响起了蓝忘机沉闷的声音:

“他想杀你。”

魏无羡原本负手而立,此刻却忍不住笑出了声,转身正对上蓝忘机的眼睛。

这少年的瞳色极浅,淡如琉璃,不过小小年纪目光却显得过于淡漠,然而此刻他与魏无羡的第一次对视,眼底却生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温度。

魏无羡不掩饰自己的笑意:“江湖中畏我惧我者,忌我仇我者,不计其数,甚至多年前被迫撤出中原的魔教也日夜惦记着我的性命,薛洋算是哪一号人物?”

“还是你觉得,就凭他,能取我的性命?”

一番话说得理所当然,狂傲至此,放眼江湖中,也只有独占武林盟的岐山温氏敢如此口出狂言。可温氏仰仗的是滔天权势,而魏无羡独立于此,孑然一身,笑着说出这番话,倒更有几分独步天下的疏狂。

蓝忘机目光沉静如水,藏在雪白宽袖下的手指却微微抽动,似乎很想握成拳,却又很快放开了。

还未等他回答,魏无羡忽然俯下身,瞬间缩短了二人之间的距离,将眼前这少年的神情看得更清楚,语气却故作疑惑:

“温宁说的对,我记性确实不大好。可今日你在夷陵山脚对温宁说,你想见魏婴。”

“魏婴是谁?世人只知夷陵老祖魏无羡。这个名字,除了云梦江家和夷陵山的人,没有人知道。”

“你可别告诉我,蓝家藏书阁的典籍连我的本名都记载得一清二楚,你又恰好将这个名字记得格外认真?”


宽袖下的手倏地握紧,袖口微微颤动,蓝忘机却没有抬头。










TBC.

老祖:忘机小友,你是不是查过我户口?
汪叽:……







评论 ( 24 )
热度 ( 371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