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央

保持对宇宙的好奇

【忘羡】江湖老(五)

•迟到的更新,感谢追文的小天使,会写到完结
•时隔太久,重申一下设定。武侠背景,忘羡年下*年龄差*
•开篇汪叽十五六岁初出茅庐,老祖羡已成江湖传说,两人N年前有一段渊源,后文会交代。

真•忘年恋








接上文:

“忘机小友,怎么一脸薛洋欠了你钱的样子?”

魏无羡偏头看蓝忘机明显不善的脸色,再接再励关切道,“他别是真欠了蓝家什么债款吧?你今日还要追债不成?”

“怎么?我放他走,你就生气了?”

蓝忘机被他问得面色如霜,半晌也没有开口搭理关怀小辈成瘾的夷陵老祖。魏无羡见他是真动了气,便也见好就收,起身就要去撩开白纱。

手指才碰帘帐,身后却响起了蓝忘机沉闷的声音:

“他想杀你。”

魏无羡原本负手而立,此刻却忍不住笑出了声,转身正对上蓝忘机的眼睛。

这少年的瞳色极浅,淡如琉璃,不过小小年纪目光却显得过于淡漠,然而此刻他与魏无羡的第一次对视,眼底却生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温度。

魏无羡不掩饰自己的笑意:“江湖中畏我惧我者,忌我仇我者,不计其数,甚至多年前被迫撤出中原的魔教也日夜惦记着我的性命,薛洋算是哪一号人物?”

“还是你觉得,就凭他,能取我的性命?”

一番话说得理所当然,狂傲至此,放眼江湖中,也只有独占武林盟的岐山温氏敢如此口出狂言。可温氏仰仗的是滔天权势,而魏无羡独立于此,孑然一身,笑着说出这番话,倒更有几分独步天下的疏狂。

蓝忘机目光沉静如水,藏在雪白宽袖下的手指却微微抽动,似乎很想握成拳,却又很快放开了。

还未等他回答,魏无羡忽然俯下身,瞬间缩短了二人之间的距离,将眼前这少年的神情看得更清楚,语气却故作疑惑:

“温宁说的对,我记性确实不大好。可今日你在夷陵山脚对温宁说,你想见魏婴。”

“魏婴是谁?世人只知夷陵老祖魏无羡。这个名字,除了云梦江家和夷陵山的人,没有人知道。”

“你可别告诉我,蓝家藏书阁的典籍连我的本名都记载得一清二楚,你又恰好将这个名字记得格外认真?”


宽袖下的手倏地握紧,袖口微微颤动,蓝忘机却没有抬头。







正文:


蓝忘机深吸一口气,面色严肃如要奔赴战场,可惜还没等话到从心底攀到嘴边,便被酒馆老板飞扬的声音打断了。

女子远在后堂,喊声却中气十足,震得柜上酒坛子微微一晃:“那谁!你们这会儿出门正好带点料酒回来,菜市离这里不远!”

一脚踏出店门的魏无羡无奈地笑了笑,懒洋洋回头,应了一声“得令”,蓝忘机这才微微皱眉,意识到这句“那谁”指的正是魏无羡。

威震武林且已成传说的夷陵老祖,在这位老板娘这儿也就一个“那谁”的地位,可见二人私交甚笃,没什么客套话可说。

两人出了酒馆,气氛还略有些尴尬,谈话还停留在魏无羡那似笑非笑,似玩笑又不似玩笑的一个问题,小少年当时被问得脸红心跳,此刻却已经有了腹稿,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这个问题。

蓝忘机沉思片刻,肃然道:“我......”

前面原本昂首阔步之人却突然颇心有灵犀地转过头,撞上了蓝忘机的目光,“忘机小友。”

蓝忘机默默合上了微开的嘴,他平素少言寡语,却也是十几年来头一遭话到了嘴边被连续打断两回,倒是面无异色,安静等着魏无羡的下文。

只见魏无羡一脸正色,同样面色肃然道:“你可记得,我们方才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蓝忘机微愣,不知他此言何意,难道是发现了周围有异动,还是什么人在跟踪?当即沉声道,“你我出夷陵山南麓,西北向,至夔州。”

“不不不,我是说,这条街,我们方才自酒馆后门入,现在又从前门出来,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才不会走上回头路?”

魏无羡目光坦然,丝毫不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妥。

“......这边。”蓝忘机抬剑,指了一个方向。

若是对夷陵老祖之名闻风丧胆的武林中人知道这位前辈不仅忘性大,还如此心大,不知会作何感想。

魏无羡了然地点了点头,赞赏似地目光落在蓝忘机身上,“走,买料酒去。”

一路上,夔州城的风土人情倒是很惹人沉醉,魏无羡一路泰然自若,东瞅西顾。修炼至这一境界,早已无愧江湖传说的称号,渐入返璞归真之境,收敛起周身气息便如游鱼如海,混迹人群之中而让旁人不能探知此人底细。

光芒万丈的花架子江湖之中比比皆是,但如魏无羡这般,出手取人性命于无形,谈笑间又可泯然众人的,却寥寥无几。

蓝忘机跟在他身后三步,不落下半步,却也丝毫看不出有与这位前辈并肩而行的意思。魏无羡拿起什么有趣的物什,他便主动上前结账,买下他手中之物。

头一回上前递出银两时,魏无羡还不无惊讶地瞥了眼这位“小跟班”,玩味似的目光在蓝忘机如玉般光洁美好的侧脸上流连了片刻。

小朋友还挺好看,赏心悦目。

“我不问世事多年,原来如今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子弟在外,都如此出手阔绰?”

蓝忘机没有理会他的打趣,只是接过小老板们递过来的五花八门的玩意儿,珍而重之地交到魏无羡手中,仿佛这些零碎常见的东西上负载着什么重要的意义。

几次三番下来,还未等二人走到集市,魏无羡手中便已经提了不少杂七杂八的瓶罐盒袋,大多是酒馆能用得上的东西,还有一只竹编的小蚱蜢。

这是蓝忘机买的。

准确些说,是小蓝公子站在了竹编铺子的一边,默不作声看着魏无羡,又默默看了眼小贩灵巧穿梭在竹条间的双手。

老祖在短暂的愣神后,善解人意地微微一笑,指了指其中一个绿油油而不可名状的小玩意儿向小贩道,“来一只......这个吧。”

魏无羡提着这个显然与自己一身黑衣墨发的气质十分不搭调的……孩童玩物,心中暗自思索了一番。现如今江湖世家大族都是怎么教导子弟的,到了十五六的年纪,还能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且不论蓝忘机自出现在自己身边以来,一贯少言寡语,端着一副少年老成不苟言笑的模样,便是寻常人家十五六岁的少年也不该喜欢这个。可这位小友一路同行,待人接物着实称得上乖觉懂事,方才别别扭扭想要东西时故作淡然的模样,倒也十分有趣。

有些不为旁人道的小孩子心性,他愿意惯着,也无妨。

身旁的蓝忘机不知何时慢慢走到了并肩的位置,魏无羡这才后知后觉,这俊秀少年的身量竟与自己相仿,还略微高出了一些。

啧,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姑苏蓝家的装束打扮竟还是如此披麻戴孝。

小小年纪戴什么发冠!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268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