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江湖老(十四)

接下来所有的NPC都将深藏功与名





>>
周遭渐入一片昏黑,蓝忘机一手执剑,一手举着火折子,扫过周围石壁见与外殿无异,便缓步走在前面,身后是魏无羡沉稳的脚步,每一步都落地无声,衣料相擦的声音却能让蓝忘机随时判断他在什么方位。

“蓝湛,不如我来开路?”

魏无羡侧身一闪,掠到了蓝忘机身旁。

蓝忘机手中的火折子随着他的动作被风吹得一晃,火光昏黄,却把少年的侧脸映照得无比清晰。魏无羡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中打量蓝湛,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小少年虽眸色清冷,性子也过于一本正经不容亲近,可面庞棱角却不大冷峻,在黑暗中的暖光映照下,更显出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温和。

若蓝湛有个容貌一模一样却性情更近人些的兄弟,怕放眼江湖之中,只怕没几个女子会不倾心。

似是感受到这道灼灼的目光,蓝忘机微侧过脸,隔着一簇小小的火光,撞上了魏无羡没遮没拦的打量。

魏无忽然出声,前言不搭后语:“蓝湛,你这个年纪,家中是不是已经结亲了?”

蓝忘机眸色一动,似有些难以置信,向来沉稳的声线竟微微一颤:“你......”

他顿了顿,将火折子拿远了些,脸上的神色便看不分明了,“不曾。”

魏无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深觉蓝家的门槛迟早要被嫁女儿的门派踏破。

两人几乎并肩而行,起初甬道并不狭窄,脚下砖石十分平坦,只是前方道路在微弱的火光下始终一团漆黑,似乎前路深不见底。走出约半柱香功夫,终于有了些变化。

冷。

这寒意不似冬日飘雪,亦不似露重更深,反倒像置身于通往冰窖的道路,寒气丝丝溢出,穿过衣衫,触摸到寸寸皮肤。

魏无羡往右边靠了靠,自然而然,右臂贴上了蓝忘机执剑的手,感觉到身旁之人明显的一顿,似乎魏无羡比铺面的寒意更渗人,惊到了他。

魏无羡理所当然道:“你不冷吗?”

“......”蓝忘机虽僵了僵,却没有退开。

忽然,他将右手的火折子向前一递,照亮了前面更远一些的地方,不由皱了皱眉。

魏无羡正要顺着他的目光一探究竟,却被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挡住了部分视线,几乎被半遮半掩地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魏无羡没忍住,轻轻一声哂笑,有些无奈道:“蓝湛小友,你这样,叫我很为难啊。”

他心中直道,我等闯荡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学走路,什么场面还用得着你来挡?

他一面笑,一面缓步绕过蓝忘机,待看清火光范围内的事物,也随之沉下了脸色,再笑不出来。

前面不远处有数块似石非石的东西夹道,大概是抬棺人所提到的藏人的“大石头”,仔细看会发现那些“石头”竟是半透明的质地,更像是玄冰。

如此一来,一路走来感到的寒意便有了解释。

让二人齐齐皱眉的并非石头,而是这数块看似排列有序的石头中,确实有黑色的暗影,扭曲着被包裹在其中,隐隐似是人形。

魏无羡从怀中取出一枚火折子,吹亮后持于手中,向“石头”走去。

他本推测这股寒意源于地宫中心的棺室,如今看来怕是里温盟主的长眠之所还有些距离。

这一推测本有原因,数年前他曾在不夜天城击退魔教数千之众,对于魏无羡而言,真正棘手的却不是敌方的人海战术,而是安安静静躺在冰棺内的魔教教主。

相传那魔教教众的精气源于冰棺,故而正邪两军对阵,魔教教主虽入修化之境始终沉眠,依旧能保持半生半死的状态为大军蓄力,直到将各大江湖门派逐个击破,溃退了中原武林的兵马。

直到魏无羡出现。

昔年场景一如昨日。腰悬陈情,背倚残阳,立于炎阳烈焰殿檐角上的少年,面对魔教千军万马,亦是毫无惧色。

只可惜,那教主直到真正濒死的一刻都未曾睁开过眼睛。

没有人知道横笛在手的魏无羡从何处抽出了一柄长剑,剑身古意流转,剑气丛生,直逼开两旁意图扑上来的魔教教徒,破空声似雷鸣电闪,剑尖撞碎冰棺的棺盖,紧接着刺入沉睡之人的胸膛。

看准时机的一剑,将半死不活的魔教教主捅成了彻彻底底的,死人。

当日的冰棺虽已经碎了一面,大战之后尚且还算完整,依旧有着护人生魂的神效。魏无羡隐遁夷陵山后,冰馆作为战利品和武林正道大胜的重要信物,理所当然地被武林盟收归,也就是落入了温若寒的手里。

若是当日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魏无羡必定将刺进魔教教主心口的剑拔出来,转身扎进温若寒的胸膛。而不是在温家人姗姗来迟时因力竭而倒下,只来得及问一句——我师姐和江澄在哪?

戛然而止的回忆与寒意交织着,灌入魏无羡的每一寸肌骨,迈出的每一步,都像在声声质问着当日的情形。

魏无羡走到巨石旁,将手中的火折子凑到“石头”边,划过某一处时,竟猛地一颤,险些将手中的火折子甩在地上。

未等他反应,蓝忘机已经飞身掠到了极近处,这样狭小的空间竟也能使出轻功,只听他在耳边低沉又急切道:

“怎么?”

下一刻,魏无羡已经遵从心底最直接的反应,一把甩掉了火折子,两手攀上了蓝忘机的脖颈,尽力离那几块巨石远之又远,恨不能直接趴到蓝忘机背上。

他已经顾不上被自己紧紧抱住的少年是不是浑身僵硬,只能勉强撇开脸不看巨石的方向,磕磕巴巴道:

“石头里,不是人……狗……”最后一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蓝忘机被死死他箍住,平日的前辈架子早被魏无羡扔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几乎像抱树般整个儿吊在了蓝忘机身上。顺着火光,依稀可见石中的黑影大小不一,形态各异,显然并不是传闻中的人,至少不全是。

离二人最近的,也正是魏无羡方才凑近的那一块石头里,却是封藏着一只黑犬。

更诡异的是,那狗被困在密不透风的巨石中,竟还睁着眼睛。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226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