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央

保持对宇宙的好奇

【忘羡】从前有个小蓝湛(10)

(十)


“我以为,你也走了。”

小蓝湛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低声喃喃道。如果真的找不到我,你会不会和我一样害怕呢,他在心里轻轻问。

正当他打算松开手中糖果时,魏无羡忽然伸出双臂将他一把高高抱起,小蓝湛瞬间便双脚离地,扑到了魏无羡怀中,连带要松开的糖果也被猛地握紧。

魏无羡收紧双手,把小小的蓝湛锁在怀里,将他小心翼翼不愿流露的无助失落也锁在了怀抱中。

“小蓝湛,我说过,于我而言,只有你的开心与难过是最重要的大事。”

“我说过,会陪你等爹爹和娘亲,直到他们远游同归的那一日。”

“我说过,只要我在,就不会再离开你。”

魏无羡凑在他的耳畔,将这些话低声重复,一字一句,一句一顿。魏婴忽然发现怀中的蓝湛真的很小,在短短一日的相处中就不自觉地依恋着自己,离开自己的每一刻都在默默忍受不安,他却将这样无助的小蓝湛一个人留在很陌生的地方。

还让蓝湛以为,自己不要他了。让他以为,会像失去爹娘一样,永远失去自己。

怎么会呢?

他将怀里的小团子松了松,轻轻用额头抵着他的,认真地注视他通红的眼眶,让蓝湛也看着自己:

“小蓝湛,有些话我曾经和你说过,但你现在可能记不得了,现在我要再说一次。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没法离开你,随便怎么你。

“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要,不是你就不行!”

说着魏无羡将手收得更紧,好像稍稍松开,怀里的小蓝湛就会消失不见,然后天地之大,再也找不到他。

在那个没有告别,只有分离的十三年里,蓝湛是不是也这么想过?

天地之大,再也找不到唯一的魏婴,可还是义无反顾地找,不知停歇地找,满怀爱恋地找了。

蓝湛本就是不会轻易表露心迹的人,长大后的他是这样,年幼的他也是,不会轻易落泪,不会轻易说舍不得。可方才撞入魏无羡眼中的那一个眼神,分明清清楚楚地将他的心事说明:

你不要走,我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

小蓝湛被他拥在怀里,两只小手死死握拳,抵在魏无羡的胸膛,他感觉得到,魏无羡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跳得很快,呼吸热得烫人。

明明不想哭的,至少不要在他面前哭。

知道娘亲和爹爹不在身边时忍住了,看见哥哥与从前截然不同时忍住了,发现云深不知处草木皆非时也忍住了。

可是伏在魏无羡炙热的怀抱里,就像在陌生的天地间找到唯一可以安身的处所。许多话虽然听不明白,可他说了只要自己,不是自己就不行。

“除了你谁都不想要……不是你就……不行……”怀里的小团子终于呜咽出声,把小脸埋在魏无羡的衣襟里,闷闷的声音里是小孩子的无助,满溢在心头的却是历久难平的悲戚。

是不是所有难以言说的隐秘,都可以在一次纵声哭泣里告诉你?

找不到你,哪里都找不到你,明明没有分开太长时间,可就像是孤身一人已经找了很久很久。

还好,你回来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68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