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央

保持对宇宙的好奇

【忘羡】从前有个小蓝湛(11)

(十一)
怀里的小蓝湛正抽抽嗒嗒,平时特别懂事的孩子一旦伤心起来,才真成了小哭包。压抑许久的心情在这一刻得以宣泄,魏无羡连抱带哄也没能让小蓝湛停下哽咽。

一想到眼前情形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夷陵老祖直叹悔青肠子,又见小团子眼泪汪汪的可怜模样,只能忍着心疼轻声哄着。

不行不行,再哭下去蓝湛可不得饿坏了?

说风就是雨,只见夷陵老祖动作飞快,倾身上前,颇具一代开宗祖师风范,在小蓝湛嘴边轻轻一扫,有如蜻蜓点水。
当然,他是用自己的唇点的这汪水。

小蓝湛猛地瞪大了眼睛,似乎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吸了吸鼻子,小嘴一撇,义正严辞地控诉道:“你、你做什么!”

可惜声音奶声奶气,刚掉了金豆豆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活像被登徒子戏弄后的脸红模样,不见端方雅正,没什么威慑力。

登徒子不紧不慢道:“亲你啊!”

魏无羡嘴角含笑,俨然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你!不知羞!”

“我怎么又不知羞了?”

“哪、哪有随便亲人的!”

“我说了喜欢你爱你心悦你,亲一亲也没什么。”

“怎会没什么!”

“难道你不喜欢我么?”

小蓝湛顿时语塞,一口气憋得脸色通红。说不喜欢也不是,可若说喜欢……连忙抬起手捂住了小嘴,眼泪汪汪地瞪着魏无羡。

魏无羡见他羞赧又无措的模样,登时大笑起来,又轻轻拍着小蓝湛的背,帮小团子顺顺气。原来大蓝湛小蓝湛,遇上自己都没辙。

“耽搁那么久,是不是饿了?我见前边有间客栈热闹得很,先去吃点东西怎么样,闹了那么久难道你不饿吗?”

“……谁的错?”小蓝湛倒吸一口气,一脸难以置信,究竟是谁在闹呀?当即便忍不住大声反驳道。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错,害小蓝湛饿肚子,夷陵老祖给小蓝湛认错了。”

“你不要凑过来了!”

“我怕你走得累想抱着你走而已,哈哈哈哈哈蓝湛你想到哪里去了!”

“胡说!”

“小蓝湛,没想到你一脸正经样子,满脑子想得都是这些东西,啧啧啧,被你叔父知道可要气死了。”

“我、没有!”

小蓝湛手忙脚乱地从魏无羡怀里退出几步,恨不得把自己严严实实裹起来,又不知该捂耳朵还是捂嘴巴,心里像揣了只小兔子,心跳得好快。


……

待二人回到云深不知处,已是月上中天,早过了宵禁。

魏无羡带着小蓝湛绕过训诫石所在的大门,摸到一处稍矮的围墙,反手一甩就将手中一大堆吃食玩意扔到了围墙那头的院子里。

若此时小蓝湛还看不出他想做什么,便白被魏无羡戏弄多次了。

“你要翻墙?”小蓝湛皱着眉瞅他,脸色严肃了几分。

“是啊,难不成你还想风餐露宿在墙角缩上一夜?”魏无羡理所当然道。即便小蓝湛要将就一晚,他还舍不得让小团子呆在这儿呢。

蓝湛将小手从他手里头抽出来,挺直了身子,肃然道:“云深不知处有宵禁。”





恍惚中,魏无羡仿佛看见有一抹白色的身影立在墙角不远处,身背避尘剑。一脸肃然地皱眉看着高高的墙檐。

“你手里拿着什么?”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云深不知处禁酒。”

“你不如告诉我,你们家究竟有什么不禁?”

后来蓝湛好像生气了……







眼前小蓝湛的严肃模样与记忆里十五岁的他渐渐重合,似乎无论重来多少次,都会遇见他。

魏无羡上前一把将小蓝湛抱在怀里,见他有些不情愿地挣动几下,便低声道:“抱稳了。”

话音未落身形先动,借力一跃,掠上墙檐。夜风习习,将魏无羡的发丝轻轻拂起,与怀中小蓝湛的交缠在一起。

“蓝湛,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你。”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98 )
  1. 曲终人不散录央 转载了此文字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