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从前有个小蓝湛 · 番外

番外:

魏无羡是被阵阵食物清香从睡梦中激醒的。

睁着双眼瘫在床塌中央,侧过头瞥见枕边蓝氏校服叠得齐整,烟白纱帐里笼罩袅袅檀香,是让人无比熟悉的气息,心下有些奇怪。

下意识地伸出手摸索,小蓝湛不在身边。

魏无羡猛地坐起,一把掀开纱帐,却见脚踏上隔着一双黑靴,再一抬头,隔间中央的檀木桌上摆好了清淡小菜和两副碗筷。

正在魏无羡尚有些迷蒙,胡乱穿戴一番打算去寻小蓝湛时,静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道身影出现在门边,那人手中还稳稳托着一件叠好的黑色长衫。

“蓝湛!”帐中人不住惊呼一声,几乎猛然站起。

门边男子额间束云纹抹额,一身白衫衬肤色白皙,如琢如磨,俊极雅极。自迈入静室,他的目光便一直落在衣衫落拓的魏无羡身上。

正是含光君,蓝忘机。

蓝忘机将手中长衫置于香几上,径直走到床榻边,在魏无羡身前俯首,轻轻应了一声。

“嗯。”说着,伸手将魏无羡滑落到手肘处的衣衫拢上肩头,“我回来了。”

蓝湛开口,音色深沉,全然不同于小蓝湛稚嫩童声,闻者只觉似有清风在耳畔撩拨。

虽是清风,却撩人。

魏无羡不由诧异道:“你回来了,那小蓝湛呢?”

蓝湛扯着他衣衫的手一滞:“不知。”

魏无羡更奇道:“怎么会……啊!香炉!”

说罢探出半个身子,隔着挡在身前的蓝湛瞥见了静室一角袅袅生烟的貘香炉,盯了半晌,又跌坐回床塌边。

蓝湛似乎早有所知,只是专心致志帮他拢着衣衫。魏无羡任他摆弄了一会儿,一脸若有所思地出神。

“哎,不对啊,往日我们因貘香炉一同入梦,醒来之后都能记得梦里的事……蓝湛,你怎么会不知道?”

说着忍不住抬头去看蓝湛的脸色,见他面色如常,也未曾脸红,看起来也不像是不愿承认梦中被自己戏弄多次……

魏无羡一道写满好奇的灼灼目光落在蓝湛身上,只听蓝忘机缓缓开口道:“我和你,并非入同一梦境……”

魏无羡连忙接口:“什么?那我在梦境中遇到年幼时的你,难不成……”

难道蓝湛在梦境中遇到的是年幼时的自己?

“我见到了幼时的你。”

“真是……”魏无羡大感神奇,原先只当两人可以一同如梦,原来竟可以在同一时刻进入不同的梦境。

忽然,魏无羡似乎福至心灵,眼中闪现不明所以的光华,歪斜着身子凑到蓝湛脸庞,言语中满是笑意:

“蓝湛啊,你有没有对小魏婴做什么?我小时候是不是很招人疼?哈哈哈哈哈你脸红什么,果然,含光君从小就面薄如纸,禁不起逗弄啊……蓝湛你小时候可真讨人喜欢,白白嫩嫩的,被我亲了之后脸红得和什么似的……”

正当魏无羡清了清嗓子,打算将这一段娓娓道来之际,含光君却一把按住魏无羡双肩,猛地一压,两人便以一个相拥的姿势倒入帐中。

魏无羡看着素纱帐子自蓝湛的身后缓缓扬起,又合拢,衬得伏在他身上的蓝湛周身仙气渺渺,分明是一个羞耻的姿势,却被蓝湛做的清雅如画。魏无羡被蓝湛压在身下的这一刻,脑中想的竟是:蓝湛他,长得也太好看了。

心中想着,唇角便勾起一个笑意款款的弧度。

一个简单的笑,落在含光君眼中,便悄然幻化春意脉脉,生出无限情致。

可笑容的主人嘴上却不停:“蓝湛,你小时候可比我们初见时的你有趣多了!喜欢扯着我的衣角,找不到我还会哭鼻子,让我抱着的时候会环住我的脖子,还喜欢凑在我耳边说话,就像这样……”

说着便抬起双手,绕过蓝忘机的身侧,轻轻环住他的脖颈,抬起身子伏到他耳旁,绵软地吹出一口气。

魏无羡似乎并未注意到蓝忘机眼中强行按捺,并且在他吹出那口气时,已经快按捺不住的情绪。

魏婴做完这些,又躺回他身下,言语中满是得意道:“蓝湛,我那时都对小蓝湛说了,我愿意陪着他慢慢长大,让他不准喜欢其他的小姑娘,等长大之后和我……唔……”

剩下“结为道侣,相伴终生”这句却再说不出,因为蓝湛俯下头狠狠吻上他喋喋开合的双唇,将这一句生生拆吞入腹。

平日向来温和缱绻的吻中,有了一丝占有的意味。

这吻落下时微末的强硬,很快便化入魏婴口中的馥郁清甜,蓝湛吻得认真,魏无羡回应亦是甘之如饴,搂住蓝湛的双手微微收紧,让他凑得近一些,再近一些。

蓝忘机感觉到身下人嘴角的笑意渐深,尝过他嘴角清甜便撤开一些,唇瓣分离时,在魏无羡下唇上轻轻咬了一下,似一个甜蜜又含蓄的惩戒。

偏偏某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脸饕足地勾人:“忘机弟弟,你这是在同自己喝醋?”

说完还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补充道:“我亲小蓝湛时可不是这么个亲法。”

“忘机弟弟,你赚了!”

嘣。

蓝忘机眼里的最后一根弦断了。


“蓝湛,蓝湛!现在是大早上吧?”







评论 ( 4 )
热度 ( 466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