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央

保持对宇宙的好奇

【忘羡】从前有个小魏婴·壹

(一)


绿草茵茵,薄雾缭绕,几只雪白滚圆的兔子散布在嫩草肥沃的小院中,懒散地滚成一团。

一派祥和宁静,仙气氤氲的云深常景。

可当含光君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草地,眼前是这般景象时,心中不可谓不惊奇。昨日与魏婴二人在外奔波多日夜猎归来,温存片刻便一起早早睡下,可分明是歇在静室中。

想到此处,蓝忘机顿时蹙眉起身,连衣衫都来不及整顿,提步便向静室走去。

魏婴,不在他身边。





蓝忘机还未及赶到静室,便撞上了迎头赶来的蓝景仪。说是撞上,是因为若不是蓝忘机向后闪身一退,就要被几乎狂奔而来的小辈给撞个了满怀。

抬头见来人是含光君,蓝景仪大气都来不及喘完,急忙开口:“含光君!您、您先别急着罚!我们是真是十万火急,急着找您才用上跑的,回头就去领罚抄……”

“何事?”蓝忘机开口打断他的长篇大论。

蓝景仪接上一口气,喘道:“是魏前辈,在静室……”

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道素白身影迅速错开自己,向静室掠去,留下还在张着嘴的蓝景仪。

含光君这是,就差御剑了吗……





待景仪赶到,就见含光君直挺挺地站在静室门前。虽说是向来仪态出众,可蓝景仪却从含光君雅正端方的站姿里,生生瞧出几分僵硬。

屋内,蓝思追同样僵硬地半跪在床塌边,身后一团鼓鼓的小山丘似的被子。

一双不乏灵气的乌黑双目从被缝里向外看,盯着站在进门处的蓝忘机,似乎忘了该害怕。

蓝思追理了理思绪,开口道:“含光君,方才我和景仪路过附近,听见静室内有异动,刚想上前便看见这……这个孩子跌倒在门前,我们见您与魏前辈都不在,便分头一人找您,一人留在这里。”

蓝忘机并未应答。

蓝思追早已忘记幼时的往事,连带着,也忘了魏无羡前世的模样,蓝景仪等人更是没有见过夷陵老祖真容。

若他们见过魏无羡,怎会看不出这双眼睛与他何其相似。

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一样的光华流转,不语千言。

蓝忘机曾想过,世事变迁,自己终有一天会淡忘魏婴前世的模样。就像所有人,让他活在了一个真真假假与世为敌的传说里,变成用于消遣的饭后谈资、说书话本。

而自己也只要记住此时身边的这个他。

可此刻,再次毫无防备地撞入这双眼睛,蓝忘机发现自己竟从未忘记过魏无羡的模样。

无论是年少时的纵情恣意,还是后来的狂傲不羁,甚至于深陷泥潭时同归于尽的狰狞绝望……他的每一个样子,都鲜活如在昨日。

许多画面在脑海中闪现,让蓝忘机有一瞬的怔忡。






一个念头浮上心头,蓝忘机目光在屋内一扫,果然在静室一角的香几上看见了袅袅生烟的貘香炉。

是被打扫的小辈误认作凝神香点起的。

面上并无表露,蓝忘机开口道:“你们二人先回去,这里有我。”

“含光君,我们还未找到魏前辈。”蓝思追起身时不由开口道。

含光君平日对族内大事虽说上心,却绝不热心,只有关于魏前辈的事情,事无巨细都要一一过问的。如今一个大活人找不到了,含光君竟如此冷静。

蓝忘机目光落在屋内,开口道:

“他在这里。”














评论
热度 ( 305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