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从前有个小魏婴·捌

(八)



蓝忘机撤回剑,看着剑锋上沾染的鲜血,皱眉不语。

“蓝湛,他、他是不是死了?”小魏婴站在蓝忘机身侧,一手攥住他的衣角,一边死死盯着地上倒在血泊中的人,一片猩红看着眼睛发晕,却像被吸在了红色深处,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杀人的场景。

可这不是蓝湛的错。

蓝忘机将手中避尘放在一旁,蹲下身遮住了小魏婴的视线,轻轻应了一声“是”。

霎时间,铺天盖地涌来的鲜红里溶进一抹白色,温柔地笼住了视线,像是在轻轻说着:不要怕。

小魏婴松开蓝忘机的衣角,双手垂在身侧,紧紧握成拳,像是憋着一口气难以吐露。蓝忘机只当他是吓坏了,正想伸出手将他拢过来,伸到小魏婴身侧忽然听见一声很轻的疑问:

“蓝湛,他在说谎对不对?你不是这样的,是不是?”

这一丝不确定的想法,就像一双纤细却指甲锋利的手扼住了小魏婴的咽喉,比方才被人拿捏住命脉时更深重的恐惧笼罩在脑海。

即便是这样一点点,一点点对你的怀疑,也会让我难过得无处遁形。

快回答我,回答我说你不是这样的人,全都是谎言。

“我不是。”

三个字,仿如救赎。

蓝忘机没有收回伸出去的手,双手放在小魏婴颤抖的脊背上向自己的方向拢入,轻轻将他按在怀里。

“别怕。我在这里。”

蓝忘机感觉到肩头的点点温热,却没有听见一丝哽咽,怀中小小的孩子用力环住自己的脖颈,像飘摇已久的人抱紧了浮木。

而他也确实已经飘摇许久,只等着这个独一无二的怀抱。






“蓝湛,其实,我刚才有一点点,只有一点点害怕。”小魏婴把脸埋在忘机肩窝,闷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就像有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趴在他肩头轻轻蹭着耳廓,向他讨一丝安慰。

可小魏婴又忙接上一句:“我知道你会来的。”

蓝忘机环住他的手紧了紧,飞快地应了声“嗯”,紧接着将小魏婴拉开一些,又不放心地问了一遍:“受伤了吗?”总觉得方才他回答得也太快了些,似乎在隐瞒什么。

小魏婴忙回道:“没有啊!”可蓝忘机此时已经伸出手碰到了他的腰侧,小魏婴一时不察又没有防备,嘴角溢出一声“嘶”声,分明是忍疼许久了。

蓝忘机登时脸色白了几分,小魏婴却龇牙咧嘴又立刻忍下疼,一脸“我不是很疼,你别担心”的表情。

半晌,蓝忘机开口涩声道:“我只离开了一刻……”

“一刻也很久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很多事情难以预料,蓝湛你不用这样。”



那日在行路岭与魏无羡分头行动,自己不过离开几个时辰,在长街再次见到魏婴时,他身上就落下了深深的恶诅痕,还有江晚吟的鞭痕,连走路都困难。

如今二人只分开一刻,就让自己险些失去他了。

蓝忘机知道这只是一个梦境,梦醒之后,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而小魏婴只是他在梦中的执念。

即便明白,仍是深陷其中。只因为他是魏婴。






小魏婴见他垂着眼眸,睫毛颤抖着在蓝湛眼下投落一片小小的阴影。忽然觉得,此刻蓝湛似乎特别难过,自己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试探着伸出手,拉着蓝湛的袖口,轻轻道:“只是被磕了一下,揉一揉就不会很疼了。要不,要不你给揉揉?”

蓝忘机闻言顿了顿,伸出手覆在他伤口的位置,小魏婴顿时觉得伤痛处有丝丝暖流淌过,渐渐不那么疼了。

他正弯起嘴角,想抬头告诉蓝湛这个消息,蓝忘机的脸便骤然在眼前放大,靠得越来越近。

小魏婴立刻吓得闭上了双眼,生怕两人脸磕着脸撞上似的。可下一刻,就觉得自己薄薄的眼皮上被温温热热的东西碰了一下。那么轻,又那么真实。

蓝忘机轻轻吻在了他颤抖的眼睛上。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60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