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遇鹿·贰

遇鹿(中)




魏无羡活到这个岁数,第一次感受到犹豫不决的滋味。他似乎从没像此刻这样动弹不得,想上前一步,却迟迟没有动作。

他怕它逃走。

虽说魏无羡可以轻易对它施下定身咒,可他不想这样。他想在白鹿完全自愿的情形下走近它,触碰它。与它对视的那一刻,这种心情变得格外迫切。

白鹿抬起前蹄缓缓踏了几步,向着魏无羡的方向转过身子。它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很镇定。

魏无羡踩过脚下落叶,一步一步,向它走去。



脚下树叶沙沙作响,在静谧的丛林中显得格外清晰。

与之同声的,似乎只剩下魏无羡的心跳声。他停在白鹿面前五步远处,想了想,开口道:

“之前从没见过你。”

呵。真是疯了。

叫江澄知道又该冷嘲自己疯魔。竟然恍惚到和一只鹿说话,不过一缕转瞬即逝的渺渺生灵,有什么可期待?

谁知那白鹿却似听懂了,忽然向他走来。

在近一些,脑袋就能碰上魏无羡衣袖下的指尖。正当魏无羡要抬起手去碰它,不远处的树丛又哗哗作响。

“哎哟!”一个矮墩墩的身影从矮丛下滚到了魏无羡身前,白鹿闻声立即调转身子,眼光顿时寒气逼人,不动声色地挡在魏无羡和来人中间。

像极一个保护的姿态。

魏无羡哭笑不得,一拢衣袖将小白鹿圈到身后。冲来人老神在在地开口道:

“土地,你这迎客之道倒很别致啊。”

眼前这位,才是此山名正言顺,有上岗政令的山神爷。

“哎哟喂我的帝君,您这来便来,怎么既不知会天上的,也不吩咐咱地下的……九重天上那位知道了您在这儿,可是生生把小的从地下揪上来,这不是,赶着来接驾呀!”

山神眉头皱成川字,陪着一脸苦哈哈的笑。

哦,看来江澄知道了自己一醒来就跑到人界的事了。

估计是气得不轻。





魏无羡在极北之境睡了百来年,无知无觉,一梦经年。睁开眼的那一刻,只有漫天的雪。

他知道自己已经渡劫飞升,醒来后身态空盈,灵识清净,却只能对着苍茫雪域怔怔出神许久。

他完全忘了自己历经的劫数是什么。

人劫?心劫?还是情劫?

论理,自己这重境界的飞升渡劫,绝不可能是简简单单找个地方睡上几百年便能成的。若当真如此,天上得有多少神仙终日睡大觉?

可事实就是如此,一觉醒来,魏无羡飞升帝君。灵鸟传信六合八荒,众神贺帖如雪花一般飞入云梦天宫,江澄捏着精致拜帖,气得咬牙切齿——魏无羡个祖宗,竟然二话不说滚下人界去了!

去做什么?找他小师叔。

因为众人皆知,上仙晓星尘于千年前被罚下界,守一方山林。

只有魏无羡知道,自家小师叔究竟是为何下界。名曰受罚,实为渡劫,而守劫之人正是魏无羡。

晓星尘的劫数,是情劫。

天上地下最最清心寡欲的神仙,却要历经情劫,天意便是如此微妙。

于是魏无羡不禁揣测,自己的守劫之人难道是晓星尘?那岂不是只有他才知道自己渡劫飞升的内情。

成仙问道是劫,渡难飞升是劫,其间所受的磨难困厄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自己无知无觉,那么为此承受苦难之人究竟是谁?

自己竟然不记得了。

魏无羡之所以急于找到这个人,是因为千年前作为晓星尘的守劫之人,他已经目睹了代他人承劫的神仙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宋岚还静静沉睡在天宫深处,每日在梦魇中一遍遍轮回,遭受一个又一个不得善终的结局。

每一次轮回,他都在和晓星尘错过。

魏无羡在沉眠前曾最后一次去看望他,冰冷的玉棺内躺着一身黑袍的宋岚,他的身侧摆放着拂雪霜华两把配剑,华光流转间,更衬得宋岚脸色素白。

魏无羡目睹了他正在经历的梦境。




霜华的银光,从宋岚的胸口刺入,从他背后透出。

宋岚缓缓低头,看着刺穿自己心脏的剑锋,再慢慢抬头,就看见了握着霜华剑、面色平和的晓星尘。

晓星尘浑然不觉,问道:“你在吗?”

宋岚无声地动了动唇,却发不出声音。

不远处走来一个黑衣少年,笑着应了晓星尘,与他亲昵地攀谈了几句。临走时,那少年踱到跪倒在地的宋岚身前,看似调皮,却满怀恶意地笑了:“没你的份。”

没你的份。




魏无羡记得自己看到这里,闭眼拂袖,打散了眼前幻梦的投影。

离开时,脚步渐沉。

这样的梦魇,宋岚日日都在经历。



最后一轮的天劫岂是这样容易渡过的。晓星尘一直以为下界守山千年便是自己的劫数,却不知道宋岚将他的天劫引渡到自己身上后,岁岁年年里所经历的一切。


当魏无羡知道江澄等人一切如旧时,他便一刻不息地赶到了晓星尘的所在,急于求寻被自己遗忘的来龙去脉。

身边的人都好好的。

那么又是谁,引渡了自己的劫难。

他在哪?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40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