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遇鹿·番外

遇鹿 番外一





姑苏有山,山中有仙。

魏无羡大大方方在晓星尘守山之境内划地为府,以仙术虚拢了一方静谧之地,边界处正是之前见到蓝湛的那池冷泉。

是了,见到蓝湛。

任由九重天上传召的急令下了一道又一道,山神公每日雷打不动在界外苦等,愁得白头发多了好些,魏无羡悠然自得,丝毫没有离开山林的意思。

江澄这回被魏无羡狠狠拂了面子,庆贺新帝君飞升的宴席上,唯独了魏无羡这个主角。魏无羡随手拎个酒壶倚在屋前一棵桃树枝上,脑海中是江澄斜目冷笑的神色和云梦天宫里师姐期盼又无奈的模样。

百年不见,故人可好?





其实他岂是舍不得奇山异水,只是放不下蓝湛。

蓝湛化形白鹿,一旦踏出山脚结界,后果不可预想。魏无羡心想,照理自己已经醒来,蓝湛幻化原身也该是指日可待的事。

不知为何,心底有种臆测隐隐浮现,隐约指向深渊。

没有人告诉他,蓝湛最终会怎样。

酒壶上缠着长长的红线,一圈圈绕上魏无羡的修长指节、细白手腕……静静缠绕着,他抬起手灌酒时,却觉得这红线牵很短。不知到了哪里就蓦然断开,在徐徐的山风中飘起。

魏无羡酒量极好,上回醉还是在渡劫前,破罐破摔仗着自己恶名远播,闯入酒仙洞府硬讨了一种酒,名曰一日忘。喝下时,想起酒仙急得直念叨,说这酒辛苦酿了九百余年。

耗费近千年的心力,竟然只为忘却一日之事,魏无羡一面笑得前仰后合,一面仰头饮尽。

喝完便醉得人事不省,只记得那酒是咸的。





此时此刻,手中的酒竟也甘甜不足,苦涩有余。

这酒好大的后劲。醉意朦胧里,魏无羡见小白鹿向自己走来,心想,那是蓝湛啊。

小白鹿用脑袋托起他垂在身侧的手,轻轻蹭了蹭。

魏无羡心下一动,脑中却仍是昏昏沉沉,心里有些本不想说出口的话,只是知道多说无益。





“蓝湛,我忽然想起自己渡劫前去向酒仙讨了一日忘。我一定是忘了很要紧的事,是不是?”

小白鹿蓦地抬起头,目不转睛看着他,却发现魏无羡眼底泛红,不知是酒气熏的,还是别的什么。


“再遇上你,总觉得是天意使然。我从来不信不服不认天命,”他顿了顿,“现在却很想相信一次。”

“我忘记的事,也很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蓝湛,你能告诉我吗?”

最后一句话很轻,他也没有听到回应。




日光熹微,当魏无羡再次睁开眼,一时间竟不知今夕何夕。眼前没有北境的冰原无垠,没有极寒的漫天飞雪。

这不是百年梦醒的那一刻。

自己此刻躺在竹屋的床榻之上,眼前画屏绘着烟笼翠水,桌上摆着暖雾清茶,窗外是竹林环绕翠微浮动。几株桃树开了花,点缀于一片碧绿之间。

入眼处处称心,世外桃源亦不过如此。

魏无羡支着额坐起身,感慨太久不尝宿醉的滋味,一身筋骨都像错位重塑似的酸痛。呆坐片刻,他忽然从床上跳起,绕过屏风奔到外室,环顾片刻又飞身点地,转眼便落在了庭院里。

没有,哪里都没有。

方才在屋内几乎能听见院中竹叶簌簌而动,周遭一如往常的静谧。

却太静了。

好像方圆内再没有别的活物,可他分明记得小白鹿已经回来了,在庭院中看着一个醉醺醺的神仙,认真听这个神仙絮絮叨叨地说话。

小鹿的一双眼睛始终落在这个神仙身上,好像怎么都看不够。





魏无羡将世外桃源远远抛在身后,转眼已经掠出几里山林,此间山风萧萧,竟有一丝凛冽。

他不敢行进过快,眼神四处搜索,生怕看漏山林间那抹白色的身影,却也不能停下。

好像一旦停下了,就是错过。





不知不觉,结界之内,已经觉察不到它的气息。

冷泉近在眼前,原来已经到了边界。

魏无羡眼中模糊了一瞬,强按住心绪屏着一口气,飞身向冷泉掠去。身边擦过无数落叶飞花,树间不少好奇的小生灵探出头,只看见一抹黑影似一只鹰从天际坠落,凌烈中带着仓惶,禁不住吓得缩了回去。


“蓝湛!”魏无羡大喊一声。

冷泉三面为山壁环绕,一丝声响都会传来清晰的回音。数声呼唤在上空回转,激起水面微不可见的波纹。

呼声止,波纹静,万物岑寂。

仿佛在告诉来人,从没有人来过这里。





千年前凡间有个老头,梦中见了蝴蝶,醒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是否还在梦中。

出北境,到姑苏,访山林,遇到他,恍然明白蓝湛多年的心意。若这一切是梦,其实自己还未醒来……

水面波光浮动,一汪碧泉中央忽然漾起涟漪,可此时魏无羡没有说话,只觉得心跳都随之放缓,目光炯炯地落在水面。



水雾缭绕里,有人自湖心静静走来。

一副惊人迤逦的眉目在水中浮现,秀气的眉,眸色浅淡的双目,高挺的鼻,单薄透白的唇。

世间最冷清动人的眉眼拼凑在一起,却成了天地间最动情的神仙。




魏无羡不知自己是怎么飞到了蓝湛身前,心思还未从怅然若失中回转,身体已经先一步动作。当他的双臂紧紧锁住蓝湛的肩膀,才感觉到怀中人的温热和紧张。

蓝湛竟然在紧张,魏无羡心中抚掌大笑,可声音出口却止不住地颤动:“蓝湛,你看看我。”

你快看看我。

蓝忘机被他紧紧抱住,没法伸出手将二人拉开一些,只能无奈道:“魏婴。”

二字出口,风止叶静,耳边只有他低沉的嗓音轻轻拂过,撩动了谁的心弦。不知已经多久没有人叫过这个名字,可从蓝忘机口中说出,倒像是理所当然。

魏无羡很喜欢,想听他一直叫这个名字。

就在蓝忘机略低下头想好好端详时,却再说不出这两个字,因为他的唇被魏无羡衔住,不动声色地将“魏婴”二字拆吞入腹,回味甘甜,深情如斯。















































评论 ( 1 )
热度 ( 255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