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风尘渡·叁

故宫古书画修复师叽X画中人羡
前世今生设定/年下





蓝忘机前脚踏刚进暖水房,就见温情领着几个木器组的同事在水台边接水,几人正在说笑。

实话说,温情对蓝忘机的印象一度停留在许多年前那个别扭又可爱的小孩子身上,以至于这一年来,每回在工作场合遇上蓝忘机,总会有种极大的落差感。

这孩子这些年来究竟是怎么长的?

小时候那股可爱劲儿呢?

温情把手中的暖水壶在水台边一放,看了看蓝忘机正低头打水的侧脸,忽然悠悠道:“小忘机,你这手上生的是冻疮吧?用鲜山药和赤砂糖捣搽了,每晚抹在伤口上,有用。”

蓝忘机用力拧紧了水龙头,沉声道:“温科长,我姓蓝。”

“我知道。还有啊,你小时候都是喊温情姐姐的。”

温情忍不住笑出了声,见蓝忘机脸上窘意愈发掩不住,也见好就收,“行了,我不寻你开心。可我的偏方你千万记得试一试。说不定有用呢?”

蓝忘机沉默半晌,直到其他人都陆续离开,落在最后的温情也提着热水去掀开门上的遮帘,她却忽然听见身后响起的回答。

“我试过很多方法。没有用的。”

温情一手还掀着布帘,回头看了眼,不知是不是屋子里光线太暗,蓝忘机的神色很不分明,像是藏了诸多不知名的情绪。屋外的风透过掀开的帘角漏进来,屋子里的暖意被驱散不少。

“总会有办法,别太着急。”

温情看不出蓝忘机的神色语气哪里有一丝焦急的意味,可她莫名觉得,眼前这个男生想留在这个地方的心愿是毫不动摇的,如果因为这样客观的原因导致他和这个职业的缘分仅止于此,无疑是一个莫大的遗憾。






开水房所在的宫苑在宫殿群的一角,在红瓦金顶的错落宫室间,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温情提着水沿宫墙间的甬道走去,将低矮的小房子远远抛在身后,在宫墙转角遇上了在漆器组工作的弟弟,温宁和她招呼一声,却不由自主地透过温情看向她身后很远的地方。

“姐,那是忘机吗?”

温情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见蓝忘机一直静静站在小屋门前没有离去。

身长玉立的男生独自落在了御道尽头,成了极渺小的一点,沉陷在巨大的迷宫之中,久久不愿逃离。

“温宁,你还记得咱们家那些压箱底的医书祖方都在哪儿吗?”

“我大概知道的。怎么了?”






她忽然记起暖水房里蓝忘机的那个眼神,他的困惑似乎不止于眼前的这些不可抗力,还有自己内心的挣扎。

所以,即使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还是想留下吗?

既然如此,先前蓝启仁说要她劝蓝忘机回南方的话,便做不得数了。温情忽然冲着御道那头大声喊道:“忘机,你师父在哪儿?”

远处的人似乎愣了愣,“修复室。”

温情闻言冲他挥挥手,拽着温宁一同往建福宫的方向去了。







温情姐弟走后不久,蓝忘机也打算往来时的方向回去,却在迈出步子的那一刻被乍起的风迷了眼睛。

冬日里的风,竟然丝毫没有彻骨的寒意,反而有些和暖。

又是平地起风,一种微妙的预感爬上心头。

站在原地的人不由地一滞,冥冥之中有什么在牵绊他离去的脚步。

半空中拂过一丝流转的气息,几乎是蹭着蓝忘机的耳廓倏忽而来,一个语气中带着笑意的声音施施然落于几步之外。

“你师父是谁?”



来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40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