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长生录 19-22 (完)

· 双神仙设定/刀慎/HE

· “蓝湛,这回你可不能把我掀下去了。”





19

御林军包围颐王府那夜,中秋的月高悬夜空,落进了杯中,便化为华光流转。
谁也未曾料到,羽林卫中竟有人胆敢在宴席上拔剑,意图先斩后奏,了结首座之上的颐王殿下。所以当蓝忘机推开双目闭合坦然迎剑的魏婴时,无人看清那剑是如何没入他胸膛。
血珠顺着剑锋淌出一道触目惊心的鲜红,还没等滴落在软塌上,便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疾风包裹,连着那被穿在剑尖的人,被拢入一个踏实的怀抱。
蓝忘机知道是谁来了,若有若无地松了口气,转头见颐王正直直望着自己,眼底布满狰狞的血色。
突入其来的心口钝痛竟盖过了剑锋所在的伤口之痛。
这张脸上,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表情。恍惚中,却看见魏婴深陷困顿,满目混沌,濒临坠入魔道的高崖边缘,可周遭黑雾缭绕满是剑影刀光,自己站在与他数丈之遥的地方,只能用手中的剑斩开天地间一切阻隔,迫切地想抓住他。
“魏婴。”这个曾经脱口而出的名字,如今成了微弱的轻呼,在一地血渍中砸得支离破碎。可这两个字并没有落入周围凡人的耳中,魏无羡扬手落下一脉屏障,隔绝了周遭的一切。

当蓝忘机再度睁开双眼,身旁掠过高空凌冽寒风,周身却被温暖紧紧包裹住,眼前是浓墨染就的夜色,天边隐隐透出一道白光,像是清晨的日色,虽不刺眼,却也有些遥不可及。
“醒了?我带你去找温情,她是神仙中的神仙,没有她救不活的人。”魏无羡用下颌抵着蓝湛的额心,单薄的声音落在风中,带着一丝笃定。
蓝忘机强撑着双眼,却没回应,只是安静看着他,心想这个神仙很奇怪。自己五脏六腑间游走的陌生气息,大概是属于魏无羡的。明知凡人终有一死,却仍要固执地吊着自己的一条性命。
或许他本不想来目睹这一幕,却还是来了。
蓝忘机素白的面容上落了一丝鲜红,竟显得气色转好。不知是不是太过困倦,一向沉默寡言的人忽然开了口。
“魏婴,若我死了,你的蓝湛会回来吗?”
魏无羡抱住他的双臂微微收拢,铺天盖地的酸涩在瞬间袭来,答非所问道,“是我来迟了。”
那个弥散着酒香与梅花色的雪夜,魏无羡立在高高墙檐,也说他来迟了。此刻,魏无羡的一身墨色衣衫,沾上了几处深色的印记,像是淡淡水痕,可惜天不逢雨,也无人落泪。他们二人的分别总是混杂着血色,成了这世间最凛冽决绝的一抹。
“我每次见你,都觉得自己来得太迟。”
他不知道该用怎么的姿势抱住怀里的人,无论哪个姿势都不够紧,不够用力,不能牢牢锁住蓝忘机眼见将要游离躯壳的魂魄。










20

蓝忘机双目微盍,却轻轻握住了魏无羡落在自己身边的手,指尖用上几分力,似是在安慰这个神仙,“你不是颐王,我自然也不是你要找的人,为何执着?”
魏无羡不觉颤了颤,猛地眼眶一热,原来蓝湛一直是这么想的。
他略微清清嗓子,一字一句,清楚明白道:“我在找蓝湛,是十余年前在姑苏遇上的那个蓝湛。现在我找到你了,所以你可不能逃啊。”
天底下独一无二的蓝湛,万年前杀过血海千叠走到自己身旁的蓝湛,无数个不为人知的日夜里沉默等待自己醒来的蓝湛,来到人间后又遇上魏无羡的蓝湛。
魏无羡眼眶中血丝层叠,言语间尽力温和自己的心绪,却终究混杂着难掩的嘶哑。
司命和众人早已说明了多次,蓝湛这一世的命劫是任何人都不能插手的。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把其貌不扬的长剑穿过蓝湛的胸膛,却像被束缚了手脚,拼劲周身仙力却无法靠近半步。只能在那一件堪堪落定时,让天地承受了瞬间荡开的仙力,飞身过去接住了被剑锋贯穿的蓝忘机。
如今手足无措地拥着蓝湛摇摇欲散的魂魄,他其实没有看起来这般笃定。
蓝忘机握紧了魏无羡的手,捏得指节传来清脆的声响,似乎用足了最后的气力。他想起那夜朗朗月光下颐王说的玩笑话,却觉得那话很耳熟,大概是魏无羡曾经说过许多次。
这么想着,就淡淡地勾起嘴角。
这一笑,连唇边那一抹鲜红的血渍都不再那么触目惊心,像极了画卷绘成后点染的朱印,再圆满不过。

一个低沉和缓的嗓音自魏无羡的怀中传来。
“你是真的很喜欢蓝湛。”
往日蓝忘机一笑,魏无羡编自觉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恨不能将心肝儿剖给蓝湛瞧一瞧,有一箩筐的好听话蹿到嘴边,等着说给蓝湛听。此时,魏无羡低头俯身在他耳畔,像是从前的无数个日夜,凑到蓝忘机微微泛红的耳垂边与他咬耳朵。
“可不是么?我自然是很喜欢你的。我喜欢你,心悦你,爱你。从前是这样,此刻是这样,今后的每一日都是。我只想天天这样抱着你,把这些话一遍一遍说给你听,你不听也得听着。”
“天天说?”
蓝忘机好看的眉眼弯成一抹极动情的弧度,可双眼却再没有尽力睁开,双唇微弱地开合,带着浓浓倦意的声音随着温热的吐纳拂在魏无羡颈侧,有些痒,有些发烫,更像是尘埃落定后的眷恋。
魏无羡在他额心落下一个很轻的吻,几乎是同一时刻,天际的微光洒满云头上二人的衣襟,驱散一场无边晦暗的黑夜。破晓初临,映照山川荒野,缀点九霄宫阙。不远处淡金色的光芒轻轻落下,为蓝忘机宛如熟睡的面目勾勒出一丝可亲的意味。

“嗯,天天说。”








21

人间,某年某月某日,皇族相杀,一夜血色讳莫如深,终成迷辛。

“你这轮回册子写的很是简洁,字里行间的故事倒是比凡间那些说书精彩。”
江澄端坐在轮回司内阁的软塌上,背后是扇玉兰木雕的圆窗,花是檀木雕镂,可清香却实实在在溢满了高阁,不知从何处飘来。轮回司地界稍偏,距此处近一些的仙府大都归属了喜欢清静的神仙。
“您说笑,”司命一把年岁,匆匆百年间竟然先后迎来了魏无羡和江澄两位不速之客,着实为自己抹了一把汗,“轮回册向来只需寥寥数笔,凡间轮回万象,各人的际遇都是稍纵即变......”
江澄挑了挑眉梢,瞥了眼躬身在旁眼观鼻、鼻观心的司命小仙,状似无意道:“如此说来,魏无羡这厮百年前曾经去人间见了蓝忘机一面,改了含光君这一世的凡人命数,也不算什么大事。是也不是?”
他最后这句说得极慢,不急不躁,抚弄着自己的指环缓缓问道。可言下之意恐怕没那么随意,只差抵着司命的脑门放句话——烦请一笔带过。

从轮回司出来,司命尽职尽责将这位仙位高崇的大佛送出了自己的小仙府,躬身拜别时口中还不忘客套二三:“不知夷陵帝君近日可好?”
这时抬头看了眼江澄的神色,方知自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身紫袍的神仙皱眉不语,似乎在思索自己究竟来这儿在做什么,一想到魏无羡那厮折腾得地覆天翻,还不是自己替他收拾了烂摊子,便没什么好脸色。半晌,语气别捏地挤出了一句:“哼。还能如何,守着那座破山伤春悲秋,生怕旁人不知道他.......”
说到“破山”二字,恍然间想起云深不知处也是泽芜君长居的仙府,既有同僚之谊,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司命听到此处却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微微颔首道:“此处与含光君的云深不知处比邻,近日来常有玉兰飘香,想必是云深藏书阁的玉兰树开了花,那香气竟顺着那渺渺仙气飘进了小仙的轮回司。”
江澄听他扯了这一大通,若有所思地皱起眉。
“自万年前仙魔大战,含光君同夷陵帝君一同失踪,直到百年前含光君回天界匆匆领了刑罚下凡,云深不知处可就再没这兰花盛放的景象了......万年来,这还是头一遭。”

一轮生死明灭,一树繁花再开。








22

魏无羡顺着花香踏进藏书阁所在的别院,从下至上将眼前的小楼打量一番,目光穿过掩映的玉兰花枝,恰恰能看见蓝忘机常坐的窗边小桌。
他正想提步往阁楼走去,却见头顶花枝微动,一道熟悉的琴音透过无声万籁,直穿心口。
这人毫不犹豫地翻身上树,极熟练地掠过层叠花枝,一手攀着树干,一手扶上窗棂,从树冠间伸出半个身子,怕迷糊似的,又毫无神仙风度地抹了把脸。
正抬头呢,就见一人绕过琴,向窗边快步走来。魏无羡此时眼花得厉害,竟恍惚看到蓝湛冲他微微一笑。
这一笑,着实了不得。
“蓝湛,这回你可不能把我掀下去了。”

他终于忍不住笑起来,闭上眼,扑进那人怀中。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306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