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长生录 16-18

· 双神仙设定/刀慎/HE





16

想到蓝忘机这催折人的跌宕命数是因自己多年前的寻访而造的,魏无羡坐不住了,距凡间来年入冬还有近一年光景,若是自己留在蓝湛身边强加干涉,定会让他此生平白生出许多本不该有的因果报应。
不能折腾了,折腾的是蓝湛。正想与话别,却听蓝湛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
“你泄露天机,可会受罚吗?”
眼前是蓝湛这一双格外好看的眉目,瞧着他担心的模样,魏无羡忽然难受得厉害,心里憋了口气似的。他本想起身,又慢悠悠倒回蓝湛身上,蒙头在他胸前,闷声道:“来见你,自然会受罚。”
蓝忘机一时语塞,半晌又缓声道:“你回去认罚吧,别再来了。”那语气竟不像是在同神通广大的神仙说话,倒像哄小孩儿。
“罚我不能见你,这就是最重的刑罚了。话说回来,蓝湛小友,难道你就那么不想见我吗?我若不来,你可是找不到我的。”
蓝忘机正踌躇,听这老神仙放宽了心又开始油嘴滑舌,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招架,不动声色红了耳朵。
魏无羡抬头,觉得蓝湛这副模样实在是许久不曾见过,今后又不能再来,许是看不到了。他忍不住撇头,在蓝湛耳垂的位置轻轻吹了口气,暖意拂过耳廓,口中似叹非叹的言语层层绕着眼前这个人:“怎么又羞了?想个人不是什么坏事,你也不算出家人,破不了哪门子清规戒律。”
“还是你忽然发现,自己过去将那凡人当作了我来惦念,心中羞恼?那这更不是什么大事,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从前如此,今后亦如此。”语罢,仰起头,双唇在蓝忘机额间轻轻一点。
等蓝忘机睁开双眼,眼前的人已经与额间的温度一起消失无踪,手边的酒坛子也不翼而飞,原本放酒的位置躺着一支墨色长笛。笛穗鲜红欲滴,血色般动人心魄。一如可见的前路,蔓延着血腥与杀戮之意。耳边仿佛遗落了魏无羡的缓声低语,撩拨了枝头兀自盛放的梅,惊醒了漫天纷纷扬扬的雪。
今夜将是最好的一夜,正如幼时初见他的那一夜,寺外此起彼伏的兽鸣忽然消散,漫无边际的暗夜被灯火照亮一角。
两面之缘,换来念念不忘的十三年,还有今夜的好月色。








17

京城,这天底下最富贵的所在,自然也是天底下头一等的是非之地。
三月初三,颐王府新开辟的别院种满了成株的君子兰,据说是为的一位公子。那日,丞相府被当今圣上亲赐的牡丹花堆塞满当,百官来贺,风头正盛。颐王殿下收了帖子,却未曾赴宴,一时间众说纷纭,朝中不少大臣暗自猜测颐王与丞相不睦已久,不卖这个面子实属情理中。然这位颐王殿下向来是随心随性,自然也无人置喙。
五月十六,京城最大的茶楼走水,当场抬出五具焦尸,伤者皆回天乏术。一经官府查证,其中竟有不少朝廷官员。本该是场风云之谈,却莫名没了下文,三日后此事便悄无声息。那日颐王殿下竟在家中亲自下厨,烧了半间厨房,菜品倒是红火,一份儿端去了别院,另一份儿送入了皇宫。
七月初五,皇宫遇刺,当夜正是皇后芳诞,百官云集彤云殿,众人亲眼见刺客抽出袖中长剑刺向御座,被侍卫团团围住一举拿下。被架到殿门外的黑衣刺客忽然口中高喊“殿下救我”,皇帝当即着人严审,还未等颐王等人走出皇宫,便被侍卫截住,直接带去了大理寺。

不出三日,颐王并数位大臣被放出大理寺,回到府中皆是深夜。
魏婴神形疲惫,颐王府的高墙在夜里更显得森然,仿制皇宫样式所建的亲王府邸,如今在京城中也只剩下了颐王府,说不准明日便成了满目荒夷。小皇帝这司马昭之心可谓路人皆知,如今这出大戏,陪他唱唱又如何?
丞相,茶楼,密谋,杀机。
其实杀他何难?如此煞费苦心,不过是疑心颐王府背后的势力,可他从来无心皇位,朝中无党羽,手中无兵权,背后也只有急须安置的三五好友。今日只是不知蓝忘机如何,怕是要为自己悬心。
正想着这个名字,不远处忽有光亮隐隐约约落在几步外的砖石地面,魏婴停下脚步,只差几步便要迈入那微光里。
高大的府门微敞着,朱红铺面点着齐整排列的鎏金门钉,理直气壮的天家富贵,理所当然的威严肃穆。这门看了许多年,只有今日此时,最是顺眼,却成了模糊的背景,衬得站在门前的那个人一身清标。
蓝忘机提着一盏素净的长明灯,望着长街的来路。








18

魏婴迈上门前台阶时,带着一脸笑意,忙不迭伸出手握住蓝忘机提着灯的双手,“呀,这手好凉啊。你怎么在这里等呢?难不成是知道我会回来?”
蓝忘机任由他握着,见魏婴双手冻得青白,衣袖遮掩处隐约有红痕斑斑,见他一时有收回手的意思,便一把反握住。
“他们用刑了?”
“忘机小师父,你这握得可有点儿紧......”魏婴本想自己神色自然些也就蒙混过去了,可第一次见蓝忘机为自己紧张,忍不住心里乐,想凑上去逗逗他,“我好歹也是个王爷,没定罪前谁敢对我用刑?不过是想唬一唬那大理寺少卿,甩手时没留神就磕着了。你别皱眉呀,我此时也不大疼了。”
好一番蹩脚的说辞,蓝忘机倒没有揭穿他,沉默着端详眼前这个人强忍着疼痛的笑容。手上的力道却霎时松了,仍然轻轻握着,将并无几分血色的十指笼在自己手心。
魏无羡挣了挣,自然而然地接过蓝忘机手中的长明灯,一路提着,引他向府苑深处走去。在颐王府中看这京城的夜晚,与在大理寺内院见到的并无分别,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此刻身后跟着蓝忘机,叫人不由自主觉得心安。

魏婴蓦地停下步子,转身道:“若我说想要你回姑苏去,你可会生气吗?”
紧跟在身后的人一怔,半晌,沉声应了句,“不会。”自然也不走。
蓝忘机将他眼底重重心事看得清楚明白,不点破,并非是自欺欺人,而是这个人乐意全心全意粉饰太平,换来眼前一个虚无缥缈的安逸,自己又怎能不领情。
“也罢,我当日要带你来京城时就说过,这是一条路走到黑,”魏婴的语调忽转,带着几分鬼气森森,道旁林木繁密,于黑夜中兀自成影,“末路,也是无间地狱。”
“我们不会在地狱相见。”
蓝忘机气态微然,竟勾起嘴角一个极其浅淡的弧度,将一脸唬人般阴险神色的颐王殿下给看呆了。
愣了半晌,魏婴提起手中灯盏,映出自己的一方侧颜,这哪还有什么森然之意。他望着蓝忘机的一双眼睛亮得如同今夜的星辰,满缀光华四溢。
“你可多笑笑吧,好看。”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79 )
  1. 乱葬岗偷来的大白菜录央 转载了此文字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