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来者何人(1)




忘羡/原著向/伪重生/N发完



1
彩衣镇地处姑苏临水,河道四通八达熨帖着黛瓦白墙,青石板的小路就着悠长曲折的水路铺展在乌瓦檐下。每逢微雨淅沥,院落檐角垂挂的雨帘织开满目春色如酥,翠竹点缀的油纸伞在石板路上相擦,此景如画。

今日无风亦无雨,三月天里垂杨依依的好日子,吴侬软语灌入耳畔,小童的嬉闹声环绕着大街小巷。

“今日我要扮汉含光君!”
小童身量不足三尺,一身素净小袍,额前用小手按着一条淡蓝色衣带,手忙脚乱固定着“抹额”。
“那我要扮泽芜君……每回都是大毛扮泽芜君,我不服!”
“我年纪最大本来就该演最厉害的那个,不服气什么?”
被大毛抢白的孩子愣了愣,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泽芜君厉害?说不准含光君比他哥哥厉害得多!”
“你懂不懂啊?家主就是最厉害的,含光君排第二!”
几个小豆芽儿争论不休,突然注意到只有一个小朋友没开口,安安静静坐在台阶上,被他们围着吵了半天,却像神游天外。




2
“哎,你今天是谁来着?”
那孩子眼神飘到这群小鬼头顶,轻轻吐出三个字:
“魏无羡。”
众人哄堂大笑,乐得有人自告奋勇来演大反派。大毛不知从哪里鼓捣出一根小木棍,往那孩子跟前一凑,煞有其事道:
“哝,你的陈情。”
那孩子一脸不忍直视,又默默瞥了一眼大毛头上绑着的一圈儿“抹额”。
终于还是没说什么,伸手接下了小木棍。




3
“呔!来者何人?”
“魏无羡。”
“哎哎哎不对!你应该说——夷陵老祖魏无羡。”
“这有什么讲究?”
“夷陵老祖的名号更威风啊!后头就能喊:夷陵老祖,陈情一出,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等等,这口号谁编的?”
“不是昨天你编的吗?咱们全票通过,特别有气势,从镇头到镇尾大家都喊遍了。”
“……我真厉害。”
“来来来,再演一遍。”




4
魏无羡心中疑窦丛生,为何眼睛一睁,就从混沌灰暗的虚空被扯回了现世。
睁开眼,阳光透过柳叶的缝隙,细碎地漏在衣袖上。
他已经许久不见阳光了。
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见到阳光。
瘦小的身躯,灰扑扑的衣衫,路边的铜镜摊子上映出了一个姑苏小人儿,一双眼睛扑闪扑闪,似乎从没见过自己的模样,直愣愣地盯着铜镜里的这张脸。
姑苏的小镇未经混战的洗礼,从千里之外的夷陵传回的捷报只稍稍在春水面儿上掠过,便被吴侬软语的柔情湮没了。
真正纠结着夷陵老祖这个名号的,似乎只剩下路边全情演出的小孩子们。




5
“夷陵老祖,你可知道自己逆天而行其罪当诛?!”
“等等。”
“又怎么了?”
扮演江澄的小朋友哭丧着脸,他这一出对手戏已经被“夷陵老祖”打断三回了,想撂挑子。
夷陵老祖小朋友郑重其事地拍了拍他的肩,笑道:
“江澄不管他叫这个,一般直喊魏无羡。记着,关键是表情得够凶,凶狠里带点儿不屑,不屑中带点儿不耐烦,不耐烦里可能还有几分恼羞成怒。”
“……”
小朋友觉得这个演技要求很高,想撂挑子。




6
魏无羡啃着糖葫芦,坐在路边数人头玩儿。
来来往往并无多少修仙之人,大多是面目平凡又可亲的普通乡民。姑苏是个养人的好地方,人杰地灵四个字,不过如此。
想到美人,蓝忘机的那张正经脸忽然在眼前晃过,却有些模糊。魏无羡知道自己魂魄受损,不知这一缕早该消散天地间的残魂还能支撑到几时。脑子不够使,记不清几段旧事,忘却几副面孔,实在不足为奇。
可是记不清蓝湛的模样这件事,让他莫名烦闷,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了心头,思绪万千落在小朋友面上就是一脸不搭调的苦大仇深。
大毛啃着糖葫芦凑到他旁边,含糊道:
“你这么有天分,是不是长大了想开戏班子?”
“……你很有远见。”
“那不如明天你来演含光君?”
“……”
“要勇于尝试!”
“……”
能言善辩的夷陵老祖,今日屡次甘拜下风。





7
魏无羡面前并排站着两个齐个儿的小人,长得像是照镜子,大概是孪生兄弟。
大毛得意洋洋,冲魏无羡一扬下巴:
“这俩来演,怎么样,合适吧?”
“确实长得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其实他俩又不大一样……这么说吧,含光君像冰块儿,泽芜君像糖粥。”
众豆芽儿托腮望天,若有所思。
这比喻平易近人,魏无羡在心里为自己竖拇指。
极肖的眉眼,却是一个如沐春风,一个冷若冰霜。奇怪的是,脑海里蓝湛的面目忽然清晰起来。
那个小正经。





8
大毛正想趁热打铁让他多多讲解,目光却像是忽然撞上了什么人,直勾勾地冲魏无羡身后一指,大张着嘴,半晌逗没挤出一个字。
魏无羡一皱眉,正想站起身转头看看。
“你你你看,桥那边站着的那个是冰块儿,还是糖粥?”
“……”


TBC.




评论 ( 32 )
热度 ( 661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