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来者何人【完】


忘羡 / 原著向 / 伪重生 / 我们来做一个约定

【无梦是好梦,十三年白云苍狗;有梦是好梦,终有一人相候。】





49
大清早,云深不知处内院深处的厨房里破天荒地飘出阵阵饭菜香。
魏无羡大为惋惜,看不到含光君一身烟火气,洗手作羹汤的模样,姑且叼着一根狗尾草歪在厨房外的大石头上,耐心等待饭菜出锅。
近了点儿,更近了。
菜香里应该有香油鸡、板栗烧鸡、鱼香茄子、酸汤翘壳.....竟然不是蓝家那苦兮兮的菜谱。
辣油香飘十里,勾起馋虫无数。
魏无羡乐呵得辨不清东西南北,两手顺着香味飘来的方向一捞,果不其然,抓住了一片清凉衣袖,随即真诚道:
“含光君好厨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宜室宜家!”
蓝忘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隔着饭菜馨香,隔着树荫日光。
一句低沉又轻缓的反问,携着一抹淡淡桃花色,悠悠荡荡落,在了魏无羡耳边。
“宜室宜家?”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魏无羡没法看见这一瞬蓝湛脸上的表情,云深不知处的第一缕晨光映着朝露,像他此刻眼底一点忽亮的光。


50
狼吞虎咽解决完毕满满一个食盒的好菜,小童双手捧腹,饫甘餍肥。
他何时享受过旁人一勺一筷喂饭的待遇?
魏无羡本想说,他即便看不见也能闻着味儿找菜吃,可含光君尽职尽责,坚持在照顾小孩儿这件事上亲力亲为。
魏无羡甚至怀疑他把自己喂饱之后,是不是一身辣油香味儿?
正想蹦哒着消消食,却没等魏无羡从大青石上跳下来,就被一双坚实的手臂牢牢拦住,只好乖乖站在石头上,进退不得。





51
“含光君?”
怎么着?饭后训话也是蓝家的家规之一不成?
魏无羡正想着如何服个软卖个乖,忽然被蓝湛伸手稳稳抱起,双脚离地时下意识地前倾,如此一来,便顺理成章地扑进了含光君的怀里。
檀香拂面,清心静气。
很好,蓝湛还是一股子神仙气儿。
“饭后不宜大动。”
魏无羡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一副乖觉可人的小模样,安安静静窝在含光君肩头。
“我可以慢悠悠地走回去,保准比八十岁的老爷爷走得还慢,真的,我向含光君保证。”
蓝忘机恍若未闻。
怀里的这个人很小,单手托在怀中都丝毫不显沉重,蓝忘机被这双瘦弱的手轻轻环住脖颈。两人的心房隔着数层衣衫熨帖在一处,同声跳动,心跳有力而鲜活。
而这一丝鲜活,不知还能维系多少个日夜。





52
魏无羡做梦都没想到,故人相逢的情景原来是扎堆的。
原本是被蓝湛稳稳当当抱在怀里,不知为何,遥遥地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小径转角时,他清晰地听见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为首的是江澄。
听动静,还有许多熟人。
毫无预兆的,从指尖到灵台贯穿了一阵寒意,他的魂魄还紧紧依附着这个小小的躯壳,却还是有一部分,果决地破碎在这一刻。真切的痛感随着声音渐渐清晰,周身的血液都冲向头顶。
头晕目眩间,他忽然希望自己能当即做个聋子。
乱葬岗围剿惊动修仙界,各大家族势力洗牌,到了最该立威声势的时候,关乎四大世家的清谈会,江澄自然不能缺席。
魏无羡没料到的是,原来,围剿落幕后的第一场夸功耀武来得那么快,那么隆重,那么声势浩大。
原来,清谈会定在了云深不知处,这个牵绊了太多前尘好景的地方。





53
埋首在蓝忘机的肩窝,魏无羡一面微微颤抖,一面却溢出几声轻笑,就像是小孩子被一个有趣的笑话逗乐了。

好疼,好疼。
千万思绪牵动着心底最不愿被忆及的一幕幕场景,坠入深夜,永无安宁,记忆抽丝剥茧般企图把他的灵魂从这个并不属于他的躯壳中狠狠剥离。
紧接着,魏无羡被更紧地拥进了一个怀抱。
独属于蓝忘机的气息把他淹没了,从指尖到心脏,从气味到声音,从昏暗到清明。
蓝湛一贯低沉清冷的嗓音莫名染上了几分沙哑:
“我带你回去。”





54
被蓝湛轻轻放在床榻边,魏无羡神色如常,只是直愣愣地盯着蓝忘机,似乎他脸上开出了一朵见所未见的花儿。
光线沿着窗棂的缝隙悄悄挪移,走过一寸,又一寸。
“你不像他们,你不恨夷陵老祖吗?”
蓝忘机半蹲的身躯如玉山挺立,光芒从他身后照来,使得魏无羡被完全笼罩在他的包围里。
“不。”
“你们是朋友?”
蓝忘机沉默了一瞬,深深望进眼前的这双眼睛。
“不。”
小童状若天真地歪过头,一双如漆点墨的眼睛分明已经看不见事物,却依旧和蓝忘机四目相对。
眼底万物皆藏,又真诚坦荡。
“如果夷陵老祖还活着,他会高兴的。”
蓝忘机顿时愣在原地。
两个字,这一个名字就在嘴边,呼之欲出。没等他动作,眼前坐着的小童双臂张开,只是短短一瞬,像是展翅飞远,像是坠落崖边——
魏无羡毫不犹豫地扑进了蓝忘机怀中。
“他会高兴的。”





55
是夜,烛光微曳,清辉满室。
两人并排躺在静室的纱帐内,魏无羡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宿,忽然侧过身体,面向身边的蓝忘机,想象着烛光透过青灰纱幔,勾勒出一副美人闭目养神图。
他眨巴了一下无光的双眼,严肃道:
“含光君,其实我得了一种无药可治的病。”
“如果哪一天我清早醒来,把你当成了陌生人,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只当我丢了一段记忆,无论如何要把我留在身边。打也好骂也好,喂饭递水也好,随便怎么都好,只是千万别丢下我。”
枕边之人气息安稳,宛如沉眠。
“……你能答应吗?”
魏无羡占着这个孩子的躯壳,并非献舍,更非夺舍,绝不是长久之计。随着五感渐失,他的魂魄压制不住原主的意志,早已隐隐有涣散的迹象。
也许还能撑几个时辰,也许是几天。
至少,让这个孩子在神志恢复后还能有个好的归宿,假使能留在蓝湛身边,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他伸出手,试探着搭在蓝忘机露在被外的右手上。
忽然间,他的手被反握住,整个人被轻轻拥入一个檀香泠泠的怀抱。
此时此刻,蓝忘机双臂间的这一方小小天地,是如此平静而安宁。天地寥寥,孤魂漂泊,唯有这一个怀抱属于他。
何其有幸,还有这一个怀抱独属于他。
蓝忘机低下头,凑到他耳边,声音融于平静的夜,低沉而真实:
“好。”





56
流年不利,冤家路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个江澄已经够头疼的,现在又来个蓝忘机。
“嗯,含光君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蓝湛最不能忍受这种无聊又轻佻的玩笑,一旦被触怒,他绝对会主动划清界限保持距离。

“这可是你说的。”
蓝忘机回头,不失礼仪,却不容置喙地道:
“这个人,我带回蓝家了。”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567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