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Try for Your Love <9>【完】


• 校园背景
• 学长叽X新生羡



<9>

【Tell me it'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beautiful.】



收到十佳歌手报名表时,魏无羡正趴在桌上补觉,正做着打死也不要再早起晨跑的噩梦,忽然感觉脸上一凉,一张轻飘飘的A4纸落在侧脸。

抬手按住脸上的纸。

“这是什么?”魏无羡揉着眼睛往椅背上一倒,两根手指捏着纸左看右看。

“十佳歌手的报名表,听说班长高中就是校十佳,这么好的机会你当仁不让啊。”女生甜美的嗓音就在耳边。

文娱委员是个披肩发的高挑姑娘,在说话时格外神采飞扬,眼神中写着赤裸裸的“你行你得上”。

高中?江澄这个卖友求脱身的发小。

魏无羡挑眉笑道:“规定了各班的名额底线吧?”

文娱委员也不别扭,直爽道:“至少报三组,咱们班已经有两个组合了,就缺有勇气的同学上独唱!班长,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魏无羡刚打算开口,女生又忙补充道:“这可是在全校面前长脸的好机会,师生都要去看决赛的!”

那是唱得好,万一砸手里可就不止丢人这么简单了。可魏无羡从来就不是个怕丢脸的,也从没有让事情砸手里的觉悟。

魏无羡把纸往桌上一拍,“我参加。”

“班长威武!”






全校师生都会去观看决赛。

很好。





初赛、复赛,魏无羡都选了同一首歌。在众多选择演唱中文歌的同学中间,身背一把红黑贝斯,一身黑色套头衫的魏无羡就显得格外扎眼。

开口标准地道的英文发音,娴熟沉稳的台风,张扬之际又收放自如的舞台表现力,凭借着出色的发挥一路征服评委,魏无羡几乎毫无悬念地闯进了校级决赛。





明天,决赛就在明天晚上。

在寝室窝了半天的魏无羡忽然随手抓过一件外套,拉开阳台门时带起一阵风,吹得聂怀桑的笔记本哗哗作响。

蹲在阳台外冰冰凉的瓷砖旁,默默哆嗦一下拉紧了外套,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通快按。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声,风和他的呼吸一起静止几秒。

“喂。”一个男生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蓝湛,是我。”

“嗯,”电话那头顿了顿,似乎在考虑该说什么,“怎么了?”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好像有点冻红了,怎么才到秋天就能这样冷,“明天是十佳的决赛,你会去吗?”

“去。”这回蓝忘机应的格外迅速,简短有力,几乎是毫不犹豫。

有人蹲在阳台上傻笑,默默笑完,应了一句好。

魏无羡再次拉开阳台门,正一边搓手一边往屋里撤,一扭头却看见江澄倚在桌边,双手抱胸斜眼看他。

“怎么了?什么情况?”

一旁的聂怀桑老神在在道:“我们猜测,魏哥是我们宿舍最有希望第一个脱单的。刚才你讲电话时的反应,太明显了。”

魏无羡拉上门,笑道:“是蓝湛。”

江澄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瞬间变得复杂,看着魏无羡大有深意的笑容,憋了半晌挤出一句:“那就好。”

魏无羡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里缓缓滚动的歌词,忍不住又笑了:“好什么好,我将是咱们寝最早告别单身的,没毛病。师妹你倒是努努力啊,看都吓跑几个来告白的姑娘了?”

“魏无羡,你是不是又皮痒?”

“哎!有话好好说,江澄你把书先放下!”







——We've been hiding enough.







千人大礼堂内坐满了师生,不久前,蓝湛就坐在台中央的那个位置,准备了一场备受期待的演讲,却没能讲完一个开头。

而这个故事,魏无羡想主动完成第一步。

魏无羡抽签拿到了最后一位,压轴同学上台演唱时,他拿出已经静音的手机,拨通了最上面的那个号码。

这回嘟嘟声只响了一下。

“蓝湛。”

“嗯。”

“你在台下吗?”

魏无羡丝毫没有为演出紧张,却觉得自己声音里有一丝微不可闻的颤抖。

蓝忘机抬眼去看鲜红的幕布,知道那个人就在幕布后攥着手机和自己说话,“我在。”

“等会儿我要上台,你……听着。”魏无羡掷地有声,这一个多月的准备,似乎都是为了这最后两个字。

听着,听我想对你说的每一句。

“好。”

台下掌声雷动,魏无羡恍惚听到蓝湛在说出最后一个字时,有种和自己相同的颤抖。




全场掌声渐息,陷入一段前所未有的沉寂,所有人都知道最后一位是在初复赛中表现扎眼的魏无羡。

敛声屏气似的等待里,空气缓缓流动。

灯光亮起,出现在舞台正中央的魏无羡瞬间点亮了台下所有观众的眼睛。

他没有化妆,也没有穿戴任何多余的配饰。一身黑底红纹的短款夹克配纯白打底衫,黑色紧身皮裤将修长高挑的身材展示得一览无余。脚踩黑色铆钉靴,斜跨一把能泛出光泽的亮红贝斯,灯光聚焦着打在琴身,似一团在他腰际燃起的火焰,将要燃烧着蔓延到他全身,点亮了整个人的神采。

素净得几乎有些苍白的面容,和装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反倒被他眼中流转的光彩所吸引,忍不住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台上唯一的焦点。

时间在他开口的那一刻,重新流动。



“If I walk would you run?
If I stop would you come?
If I say you're the one,
would you believe me?"


"If I ask you to stay,
would you show me the way?
Tell me what to say,
so you don't leave me."


"And maybe I'm not ready,
but I 'll try for your love.
We've been hiding enough.
If I sing you a song, would you sing along?”




也许我还没准备好,但我愿意为你的爱尝试。

我们已经躲藏了太久。

如果我靠近,你会逃走吗?

如果我停下,你会回头吗?

如果我说唯一的那个人就是你,你会相信吗?

如果我为你而唱,你会轻声应和吗?





原本抒情的钢琴曲在贝斯低沉的弦音上跳动,多了激情和张力,魏无羡略显清亮的少年嗓音却毫无保留地揉入每个音符,这是急迫与沉缓、深情与炙热的交织,他口中吐露的一词一句都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情愫。

腔调透露着洒脱又执着的心情,像是在对听者反复追问,台下的每个人都仿佛在他的歌声中倾听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很长,夹杂的分离与遗憾。

但这个故事又能浓缩成一句简单的告白,告白这一场心底不知不觉生长的爱恋。

你会轻声应我吗?

魏无羡的一串轮指在拾音器上划过,颤音回荡在诺大的报告厅。






下台时魏无羡不自觉地吐出一口气,低头撩了撩被汗水打湿的碎发,却莫名一阵眩晕,刚取下贝斯放到后台边,余光瞄到台阶下的足尖。

抬头又是一张笑脸:“蓝湛。”

蓝忘机没说话,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魏无羡苍白中透着红晕的脸,两人站在台阶上下,隔着三级,魏无羡居高临下,却忽然觉得蓝湛真的比自己高出许多了。

他想再冲蓝忘机笑一笑,问他唱得好不好听。

却没等勾起嘴角,就直挺挺栽下了台阶。

正中红心,一下扑进了蓝忘机的怀里。身体相贴的地方有丝丝凉意,蓝湛身上好舒服。

“魏婴你身上很烫……”蓝忘机向来寡淡的语调都有了几分焦急,不自觉地搂紧了怀里的人。

魏无羡呼出的热气拂在蓝忘机颈侧,声音有些闷:“可能是昨晚吹了风,不知道,就觉得晕乎乎的……怎么样?好听吗?蓝湛,你听见了吗?”

蓝忘机一愣,又飞快应道:“我听见了。”





魏无羡脚下一轻,知道自己被蓝湛打横抱起,后台人员都在统计分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魏无羡有些破罐子破摔地环上他的脖颈,把发烫的脸往他身上贴去,努力汲取蓝湛身上舒适的凉意。虽然烧得迷迷糊糊,还记得往蓝忘机脸旁吹热气,花尽力气使坏。

“别闹了。”

“舒服。”

蓝忘机只管稳稳当当地抱着他,向医务室所在的生活区走去,踏出汇演教学楼的那一刻,凉风吹过身侧,他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

所有人都在礼堂内等待着比赛结果的出炉,主角已经被悄悄带走,魏无羡恍惚中听见被抛在身后的欢呼声,有人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蓝湛,我是不是拿了第一?”

“嗯,第一。”

他埋在蓝湛颈侧笑起来:“厉害得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只想唱给你听,初赛、复赛、决赛……”

“我都听见了。”

“什么?”

魏无羡的每一场比赛,他都到场,只是没有现身。

初赛是在普通教室,隔着后门玻璃看到他站在教室中央唱歌。复赛是在阶梯教室,绕了一段远路,路过人满为患的阶梯教室时,蓝忘机停了许久,目光全数落在台上的那个身影。

歌里唱的,我们已经躲藏了太久。





浑身轻飘飘的,好像浮在了半空中,其实只是被蓝湛拢在了身前,飘不走。

魏无羡凑到他耳边,气息温热,温度像极此刻无法被风吹凉的怀抱和他的心跳。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蓝忘机脚步一滞,再低头时,发现魏无羡已经闭上了眼睛,在自己怀中安稳地呼吸。

与话音一起落在额心的,还有一个轻吻。

“我也是。”





END.


评论 ( 17 )
热度 ( 423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