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献祭



Vampire paro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William Blake



纯黑天鹅绒幔帘悬挂在跃层阁楼的顶端,安静贴合着十数米的巨大玻璃,遮挡房间外光怪陆离的世界。舒适的角落里,身穿淡蓝色天鹅绒小袍的银发少年无声地注视着书桌中央敞开的隐秘。在碎发的遮挡下,他低垂着的眼睛几乎看不见。褪下的白手套交叠着摆在巨大桌面的一角,手套指尖的位置落在半空中,弯折中摇摇欲坠的弧度赏心悦目。
房外传来三响间隙一致的敲门声,节制而得体,像是门背后时刻站着一台精密有礼的仪器。少年扫视这个宽大到空阔的房间,这是一处被重新改造过的陈腔滥调,已经不是原来的腐朽风格,并不让人讨厌。
他离开时轻轻掩上了房门,廊道上响起靴子后跟敲打木质地板的沉闷声响,这座古老的建筑时刻与他的主人保持精神以外的呼应,并尽职尽责地翻新各种形式。双面开合的巨大黑檀木门被扣入门框,发出咵哒的锁钥声。
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动情抚摸着门上神气活现的魔鬼装饰画。被安抚的魂灵在黑暗中渐次睁开眼,躲避廊顶闪烁的火光,肆意注视着少年离去的方向。
门后那书桌中央的牛皮缝合册微微晃动,书页间的缝隙中猝然升起扎眼的小火苗,吞噬字里行间的古老迷辛。房间里弥漫一股熏香的芬芳,是一种奇异的印度混合香料,几个世纪以前曾被人在守护者的圣殿中点燃过,晃动的气息在房间的巨大落地窗前翩翩起舞,原来是一支古老而优雅的圆舞曲,在一场从容不迫的演绎中散发着无限魅力。



火焰的微光里,油墨散发着独特的芳香——
“如果可悲的生活让你感觉不错,你可得小心。一旦身陷捕猎的陷阱,所有色彩看起来都似阳光之剑,而剪刀如同那永生的耶和华。”
这段被标注的句子后紧紧缀连着一行新鲜流动的墨迹,即将被火焰舔食殆尽,饫甘餍肥的火舌在最后一刻被扼住咽喉。残存的小字缩挤在泛黄书页的角落,轻声而矜持地宣示着自己的劫后余生。



“......我们信仰永生的幽灵,却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26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