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央

保持对宇宙的好奇

【忘羡】来者何人(6)



忘羡 / 原著向 / 伪重生 / 5.21 好日子

“说不如做,他亲了。”




41
魏无羡睁开眼,还是早晨的那张床,伸展双臂沿着被子摸索,身边已经没有蓝湛的温度了。
悠悠檀香萦绕,依然抚人心绪,可是他置身其中的心境却与数个时辰前截然不同。
若是熬过第一个漫漫长夜后见到的阳光叫做如沐新生,那么此刻的天色,或许可以之为,风雨欲来。
小童环顾静室,目光却不知道该落在何处。
魏无羡掀开被角,试探着找到了脚踏上被摆得整整齐齐的小靴,又在自己身上倒腾了半晌,仍摸不清穿好校服的要领,眼前不由地浮现出蓝湛半蹲在身前,一丝不苟为自己穿衣着靴的情形。
叹了口气,忽略了穿靴子的必要,魏无羡强行从床上爬了下来,却没估计好脚踏的高度。

果然,措手不及的一跌,最疼。





42
疼得龇牙咧嘴,他也只是轻轻嘶了声,默默地揉了揉膝盖。魏无羡十二分潇洒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立马在第一时间整理好身上的校服。
他自问不是没跌倒过,这与面子无关。
只是蓝湛有心挑了极合身的校服,又亲手把它穿在了自己身上,总不能还没过半日,就把含光君爱惜小辈的心给糟蹋透了。
从床边走到静室的屋门需要走二十九步,每一步,他都走得小心翼翼,竭力保持自然。
魏无羡心知没这个必要,在蓝湛面前掩饰纯属欲盖弥彰。只消一眼,含光君就会发现自己捡回来了一个小瞎子。

也许之前不是,可惜在梦见了鬼大受刺激,突然双目失明了……
这种理由,蓝湛能相信才真是见鬼。





43
魏无羡发誓,他闻着香味从桌上摸到菜碟的时候,确实没想过会跌了盘子。
眼不见也认了,还吃不着。
正可惜着那盘辣油香十足的辣子鸡,屋门口突然传来推门而入的吱哑声。
紧接着,一阵熟悉的清冷檀香瞬息间拂面而来,竟然掩盖了地上那盘壮烈牺牲的辣菜,这股泠泠清香熟悉至极,将魏无羡一丝不漏地环绕在其中。
感觉到蓝忘机抓住自己双臂的手有些微颤,夷陵老祖心底长叹一声作孽,冲着蓝湛所在的方向笑了笑:

“那什么,失手,我不是有意的。”
“……碎碎平安。”

许久,无人应答。
带着笑意的声线凝固在静室上空,笼罩着一片无言以对的狼狈。






44
忽然被蓝湛拢入怀中,魏无羡心里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身上大概已经溅上了辣油,又要弄脏了蓝湛的衣服。

“岁岁平安。”

不知是不是魏无羡的错觉,他觉得这四个字从蓝湛口中说出来,似乎在短短一瞬间已经晃过了许多年。
东风送暖,夏花凉山。
朔月秋华,新雪梅花。
若不是蓝湛的声音低沉得可怕,生生溢出了嘶哑,这该是多么妙趣又美好的四个字呢。

所求无多,简单四字,岁岁平安。






45
自己摔了盘子跌了菜,魏无羡只能暗自捶胸顿足,等着蓝忘机给他弄些清汤寡水满口苦甜的饭食来——如果含光君舍不得家规伺候,罚他浪费粮食,并且愿意给第二顿饭的话。
可魏无羡是何等人物,论没皮没脸,夷陵老祖称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如此想着,便扯了扯蓝湛的衣角,嘟嘟囔囔道:
“我饿……”

话音未落,就被人稳稳抱起,魏无羡在双脚离地的瞬间环上了这人的脖颈。
目不能视不仅有诸多不便,还能让心理的防线随之落败,蓝湛的怀抱确实很有安全感,他身居其中,甘之如饴。
蓝湛的声音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妥帖沉稳:
“厨房还有。”





46
魏无羡心想,蓝湛大概是不好意思说——我们去开小灶。
此时此刻,心领神会的魏无羡仗着自己是小孩儿,很想侧过脸,扭过头,光明正大地亲一下如此正经可爱又善解人意的含光君。






47
说不如做,他亲了。

只可惜魏无羡眼睛看不见,加之经验不足,凑过脸去的时候竟然没能掌控好距离,几乎是重重磕在了蓝忘机额角上。
这一磕来得气势汹汹,完全没和含光君客气。
撞得他自己眼冒金星,嘴疼鼻歪。






48
含光君竟然没把他掀下去。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429 )

© 录央 | Powered by LOFTER